《白鹿原》陈忠实

编辑:90wx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17-12-23 21:32:44 阅读: 1180次
《白鹿原》陈忠实

基本信息

书名:《白鹿原》
作者陈忠实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1993年6月1日)
页数:697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020090297
ASIN:B0094DVNT6
版权:人民文学

编辑推荐

陈忠实的长篇小说《白鹿原》,以陕西关中平原上素有“仁义村”之称的白鹿村为背景,细腻地反映出白姓和鹿姓两大家族祖孙三代的恩怨纷争。1997年荣获中国长篇小说荣誉———第四届茅盾文学奖。后被改编成同名话剧、电影等多种形式。

名人评书

全书浓缩着深沉的民族历史内涵,有令人震撼的真实感和厚重的史诗风格。1993年6月出版后,其畅销和广受海内外读者赞赏欢迎的程度为中国当代文学作品所罕见。

媒体书评

《白鹿原》集家庭史民族史于一体,以厚重的历史感和复杂的人物形象而在同类作品中脱颖而出,成为当代文学中不可多得的杰作之一。

作者简介

陈忠实,1942年生于西安市灞桥区,1965年初发表散文处女作,197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作品《信任》获1979年全国短篇小说奖,《渭北高原,关于一个人的记忆》获1990-1991全国报告文学奖,长篇小说《白鹿原》获第四届茅盾文学奖(1998)。曾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主席。现为陕西省作协名誉主席。

目录

白鹿原 附录:《白鹿原》创作手记(摘录)

经典语录及文摘

冷先生连着喝下几杯酒,冷冷的面孔开始红润活泛起来,更见一副耿直不阿的风采:“话怕明说。你们两家是白鹿村的大家户,二位令尊与家父都是义交。我虽无意偏袒任何一方,但话说回来,再准的尺子也都量不准布,还要二位贤弟宽谅。”说罢眼光锐利地瞅一瞅鹿子霖,鹿子霖以同样坚定的眼光作了回答。冷先生再转过头瞅着白嘉轩,白嘉轩却一把捂住腮帮,似乎要哭出来,低下头去。冷先生紧紧追问:“嘉轩似有反悔之意?如是,现在还来得及。人说泼出去的水推倒了的墙——难收难扶。现在水还没泼墙还没倒,你说了不迟。”嘉轩抬起头来,头上竟沁出一层细汗,说:“反悔倒不反悔,只是畏怯子孙的愤怨和乡党的耻笑。”随之吞吞吐吐说出换地的想法来:二亩水地还是卖给鹿子霖,鹿家原坡上那二亩慢坡地转到白家,好地换劣地的差价,由鹿家付给白家。嘉轩说出这个方案后忽地站起,手抚胸膛红着脸说:“全是为了顾一张面子呀!还望先生哥和子霖兄弟宽容。”此话一出,毕竟是节外生枝,冷先生不大高兴地说:“既有这话,你该早说,我也好与买方早早说透。不过现在说了也好……”说完就瞅一眼鹿子霖。鹿子霖原以为嘉轩事到临头要反悔要变卦了,单怕到手的二亩水地又黄了,听明白了是换地,就作出豁达的气魄说:“这倒好!只要于嘉轩兄面子上好看,就那么办。”冷先生自己当然对两厢情愿的事不再有什么话说,只是这突然的变故打乱了他事先与两方交换过的关于地价的估计,随机应变的办法很快也就形成。“既然如此小有变故,这事也不难办。”冷先生说,“嘉轩的水地是天字号地,子霖的慢坡地是人字号地,天字号地和人字号地的价码,按朝廷征粮的数目就可以兑换出来。如果二位同意这个弄法儿,事情就简单不过了。”无论白嘉轩或是鹿子霖,最熟悉的可能不是自己的手掌而是他们的土地。他们谁也搞不清自哪朝的哪一位皇帝开始,对白鹿原的土地按“天时地利人和”划分为六个等级,按照不同的等级征收交纳皇粮的数字;他们对自家每块土地所属的等级以及交纳皇粮的数目,清楚熟悉准确无误决不亚于熟悉自己的手掌。土地的等级是官府县衙测定的,征交皇粮的数字也是官家钦定的,无厚此薄彼之嫌,自然天公地道,俩人都接受了。冷先生取来算盘,推给老秀才说:“你给兑换算计一下。”老秀才噼里啪啦拨动着算盘上的珠子,连拨两遍,一亩天字号地大体可以折合四亩人字号地。这样就推算出鹿子霖应该净给白嘉轩的银两,如果按市价折合成粮食或棉花该是多少石多少捆。冷先生就歪过头对老秀才说:“现在该你忙活了。”老秀才这时接过药铺伙计王相送来的砚台,开始研墨。他被请来的职责很单纯,那就是双方把话说倒以后写买卖土地的契约。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

[旁观者的寂寥]用一生的时间伴随这个时代的交替轮回,用近乎冰冷的视角去看穿你方唱罢我登场戏码,关中平原,总能孕育出出世却又深邃的文人。用冷先生冷言冷语讲故事,纵使医术精湛,用尽好药,却也只能治病救不得人,医身却医不了心,书中人和看书的人介是。

[骨气]在谈性就让人害怕羞涩的时代,如此描写还能出版,表示大赞。白家的兴起与衰落,鹿家的各种波动,很可惜我还没真正领会其中的深意。不过由衷觉得,一个人道德高尚,不管他人是否支持与赞同,老天也会偏爱此类人的,而最重要的就是,自己内心澄明。顶天立地,问心无愧,即便不富裕内心却很满足,也许这样就够了。

[最具历史性的小说]时间段严格说来只有50多年(1949年后篇幅很少),但信息量够大。就说对白前六个老婆的描写,读来真是令人感叹不已啊!还有白对当时革命派的态度与看法,难得看到有这样去写的,感觉很切合人物的思想脉络。也写出了那时平民百姓基于自身素养对革命派的基本态度与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