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尽天下(终结篇)》仙魅

编辑:千味书屋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18-10-12 09:29:22 阅读: 514次
《赢尽天下(终结篇)》仙魅

基本信息

书名:《赢尽天下(终结篇)》
作者仙魅
(作者)
出版社青岛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3年7月1日)
页数:585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7543695191
ASIN:B00DXXFNIU
版权:北京阅读纪

编辑推荐

这本书十分耐人寻味,引人入胜,被称为“2013年潇湘书院最浪漫美好的爱情古言书”,华美的辞藻,悠扬的基调,犹如江南的小雨,一点一滴沁入心扉,流进读者的心田。她奉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行事作风,披荆斩棘,自信独立,直到遇到他,她那颗寂寞坚强的心,才在他的温柔相待下,瞬间柔软,从此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骄傲如他,却在面对她时无可奈何,甘愿为她放下一身骄傲,疼她、护她、爱她,为她挡住所有伤害。文字中凄凉的、幽默的、热闹的、惊悚的、揪心的,每一处都是那样的吸引人,使人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悦读纪”最新古言精品:
错嫁良缘系列:《错嫁良缘之洗冤录》《错嫁良缘之一代军师》《错嫁良缘之后宫疑云》《错嫁良缘续Ⅰ海盗千金》《错嫁良缘续Ⅱ燎越追凶》《错嫁良缘续Ⅲ真假公主》等;
天配良缘系列:《天配良缘之陌香》《天配良缘之商君》,即将推出《天配良缘之西烈月》;
女帝传奇系列:《扶摇皇后》《帝凰》《凰权》,即将推出《燕倾天下》;
天定风流系列:《天定风流Ⅰ千寻记》《天定风流Ⅱ金瓯缺》《天定风华Ⅲ笑忘归》等,即将推出《天定风华IV此心倾》;
月出云作品系列:《盗妃天下》《凤隐天下》《错妃诱情》,即将推出《天下嫁》;
妃行天下系列:《浴火王妃》《楚王妃》《妃倾城》《神医傻妃》《喋血王妃》《凤再上》《女相倾国?朝堂篇》《王牌太子妃》《锦绣妃途》《宦妃》《宦妃终结篇》《赢尽天下》《赢尽天下终结篇》;
林家成汉时明月系列:《凤月无边》;
十四夜作品系列:《醉玲珑(五周年修订典藏版)》《归离》《归离(华丽终结)》;
倾泠月作品系列:《且试天下(六周年修订典藏版)》《凤影空来》《兰因?璧月》《天霜河白》;
西子情作品系列:《妾本惊华》《卿本惊华》,即将推出《纨绔世子妃》系列;
医手遮天系列:《医手遮天I天玄大陆》《医手遮天II威震神诀宫》《医手遮天III崛起天音门》《医手遮天IV沧海大陆》《医手遮天V决战九幽都》;
烽火戏诸侯雪中悍刀行系列:《雪中悍刀行1西北有雏凤》《雪中悍刀行2白马出凉州》
钻石一姐仙魅携终结篇火热出击,刷新2013年盛夏古言经典畅销记录!
一个是玲珑红妆,颠倒众生;一个是轻云浅月,绝代风华。
凤华惊鸿,锦绣倾城,他此生只愿为她画娥眉、点绛唇、绾青丝,含笑看她素手娇颜,罗裙遮天,倾尽温柔,赢尽天下!


名人评书

仙魅的文笔清新优美,把散文诗的特点赋予到情节跌宕起伏的小说中,在当代古言作品中独树一帜。
——我本无意
魅雪和烟华的爱情虽是浓墨重彩、震撼人心的,但是她为他做出的牺牲,以及他为她做出的让步,男女主却只是浅浅透露,一语带过的。在孩子和他的命的选择下,她做出了最痛苦的决定,读到这里,我哭了好久。
——馨雨菲
看到史上最强悍孕妇智斗大蟒蛇那里给我紧张得不行!也只有陌烟华这种绝世好男人才能娇纵魅雪到这个地步吧?
——逐云之巅
他与她都是被命运嘲弄的人,却又被命运眷顾着。没有最好的初见,却有着最好的未来。情丝轻绕指尖,从仙魅的笔下,我们好似看到,那一段令人动容的痴恋。
——莫邪澈


媒体书评

仙魅的文笔清新优美,把散文诗的特点赋予到情节跌宕起伏的小说中,在当代古言作品中独树一帜。
——我本无意
魅雪和烟华的爱情虽是浓墨重彩、震撼人心的,但是她为他做出的牺牲,以及他为她做出的让步,男女主却只是浅浅透露,一语带过的。在孩子和他的命的选择下,她做出了最痛苦的决定,读到这里,我哭了好久。
——馨雨菲
看到史上最强悍孕妇智斗大蟒蛇那里给我紧张得不行!也只有陌烟华这种绝世好男人才能娇纵魅雪到这个地步吧?
——逐云之巅
他与她都是被命运嘲弄的人,却又被命运眷顾着。没有最好的初见,却有着最好的未来。情丝轻绕指尖,从仙魅的笔下,我们好似看到,那一段令人动容的痴恋。
——莫邪澈


作者简介

仙魅,超人气作家,喜古风,爱独处。以三寸笔锋,定格万千种人生,绘就一世繁华长卷。“我以我手写我心,我以我心问我情。”以心为琴,谱文之华章,仙歌如醉,魅舞倾城。红尘逍遥游,执笔御长风。行走在三千繁华尘世里,淡看云卷云舒,闲听花开花落。


目录

《赢尽天下(上册)》目录:
第一章怒发冲冠
第二章美丽传说
第三章包藏祸心
第四章倾歌独舞
第五章智勇争霸
第六章只此一生
第七章暗夜出逃
第八章举族全灭
第九章谁主天下
第十章何人敢欺
《赢尽天下(下册)》目录:
第十一章成王败寇
第十二章诺言来生
第十三章爱本无罪
第十四章上古遗迹
第十五章虚无宫殿
第十六章涌泉相报
第十七章别有洞天
第十八章绝对妖孽
第十九章夫妻同心
第二十章最后一颗
第二十一章决定名字
第二十二章圆满眷属


经典语录及文摘

【001】怒发冲冠
天色渐明,秋阳将璀璨的光的轻纱,静静地披在小手掌般的枫叶上。流云翩跹,宛如雪白的鹤羽,在空旷的天空飘浮。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数不尽的枫叶,好似火蝶栖息于树端,在秋风之中不断地飞舞。
沧澜城中的许多店门,纷纷开了起来,街道上也热闹了起来。
醉欢楼之中,平静得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大家都在忙着将醉欢楼改为客栈的事情,清漪和雪芍则负责监督他们的工作。
“雪儿,我们先回房,给你看样东西!”陌烟华没有打扰蓝月龙寒与眠月云烟,握着凤魅雪的手,朝着房间走去。
“好!”清甜的声音,缓缓地落下。她一袭粉紫色的纱裙逶迤而下,又时不时地随风飘起,在晨光中划出了一道道唯美的弧度。
“烟华,你要给我看什么东西呢?”凤魅雪打开朱红色的门扉,走进古色古香的卧室之内。纱幔垂帘,丝丝缕缕,在金色香炉腾起的香雾中轻轻摇曳。她斜斜地躺在软榻之上,发丝滑过面颊,搁在肩畔。
“你别急!”陌烟华关上门,将玄月仙葩从空间戒指中取了出来,整个房间一下子就亮堂了起来。
一片片迷人的花瓣,倒卷在一起,充满了祥瑞之气,给人一种只可远观、不可亵渎的感觉。因为这株灵花的叶子为半月状,故而被称之为玄月仙葩。
“这株花可真好看,叫什么名字呢?”凤魅雪眼睛闪着光彩,凝视着这一株玄月仙葩。
“此花名为玄月仙葩!开花之后,才会发挥出真正的效果!只是让它开花的条件比较苛刻,唯有以天灵露浇灌,才能开花。”陌烟华缓缓解释道,打开盖子,将天灵露取了出来,小心翼翼地将它滴在花苞之上,像是为它点缀上了璀璨的水钻。
玄月仙葩吸收了天灵露的灵气,璨然绽放,一片片美丽的花瓣,舒展开来,层叠在一起,就仿佛是千层雪塔,煞是好看。
然而,最好看的是它的花蕊中央一颗颗珠蕊,好似珍珠点缀在上面。
“这是玄月仙葩的精华,若是强行打开玄月仙葩,花蕊处就不会有珠蕊的存在,所以,我以前一直在寻找天灵露。只可惜这一瓶天灵露,只能浇灌一株玄月仙葩。”
陌烟华小心翼翼地取下珠蕊,递到凤魅雪的唇畔,让她服下。玄月仙葩并不难寻找,在仙界的白寒仙境里到处都能见到,但天灵露就格外罕见了。没有天灵露的玄月仙葩,可以说就和普通的灵花没有什么区别。
“乖乖吃下这个!对你的身体有好处的!”
“嗯!”凤魅雪张开粉嫩的唇瓣,将清凉的珠蕊含在嘴里。珠蕊入口即化,原本的冰凉,化作一股暖流,顺着她的血脉四散开来,让她身上冰冷僵硬的感觉,得到了很大的舒缓。
“这些玄月仙葩的花瓣,我拿出去晒一晒,到时候给你泡茶喝!”
陌烟华看到她的脸色红润了几分,也放心了几分。他原本还担心她的情况与他不同,用灵药无法压制住焚神血毒,但见到她有所好转,就说明灵药的确可以对她产生帮助。
在寻找到下一颗玲珑莲珠之前,就先以灵药来养养她的身体,这样也可以让她早点好起来。
“你去晒花瓣,我在这里洗洗瓶子,到时候可以装点自制香水什么的!”凤魅雪拿出了盛装过天灵露的冰蓝色空瓶,在手中摇晃了一下,打开了花瓣形状的瓶盖,将桌上水壶里的水倒入脸盆之中,然后将瓶子放到里面清洗起来。
然而,叫她感到奇怪的是,原本纯净的水竟然化作了冰蓝色,带着几分流光,很像是之前陌烟华倒下的天灵露。
“烟华,你快过来看看,这是怎么回事?”见到陌烟华回来,她连忙开口叫道。
“怎么了?”陌烟华快步走了进来,眸子落到了脸盆之中,那一盆子的冰蓝色水流,不就是天灵露吗?
“这难道是以天灵露的精华打造的瓶子?”他从水中捞起了冰蓝色的空瓶,难以置信地说道。
“天灵露的精华?”凤魅雪也张大了嘴巴,没想到这瓶子有可能是天灵露的精华。若是这样的话,那她这一次简直就赚翻了!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陌烟华直接拿了一个茶杯,倒了一点水进去,然后将冰蓝色的空瓶子往里面晃悠了两下,杯子里的水立刻就变成稀释过的天灵露。
虽然是稀释过的,但浓度依然不低,足以让仙葩生出珠蕊。
“雪儿,你买到宝了!”陌烟华心中涌起了狂喜,有了天灵露的话,那就可以多弄一些玄月仙葩给她滋养身子了。
“难怪我觉得这个瓶子特别吸引我,原来是宝贝呀!”凤魅雪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强烈地想要这个东西,因为轮回蝶瞳对宝贝的吸引力,造成她对世间的宝贝也有一种强烈的感应。她当时并不知道自己有感应宝贝的能力,还以为仅仅是喜欢这个东西。
看来,轮回蝶瞳在她的灵魂深处沉睡,使她拥有了许多她自己都意想不到的能力。透视空间,洞穿人心,感应异宝,无论是哪一个能力,都足以叫世人震惊。
“你若是不累的话,我们今天继续出发吧。我让随风带了一张云梦皇朝内部的地图回来,我们来看看上次那张地图,到底是指示什么地方。”陌烟华看着凤魅雪,征求她的意见。他一刻都不想再等了,玲珑莲珠一日没有找到,他就一日无法安心下来。
“好啊,把地图拿来看看!”凤魅雪也没有打算在沧澜城一直待下去,她早就想去见识一下赌城炫暝城了。听纳兰博说过很多次,那座赌城可是聚集了无数赌术高手,所有人都是以赌为尊,他们赌命、赌钱、赌自由、赌石,无论什么都赌。
炫暝城也是一座非常混乱的城池,但却是云梦皇朝最大的财源,赌业的蓬勃发展,带来的高额利润也是非常可观的!
“哦,好的!”
陌烟华将一张大大的地图拿了出来,平铺在桌面之上。手中拿着另外两张地图,开始看了起来。这是随风从一个走遍云梦皇朝各个地方的老者手中高价买下的地图,上面对地形与险地都有详细的描绘。
“出了沧澜城,便是赤狐沙漠,那里经常有赤狐出没,经常有商旅迷失在赤狐沙漠之中。穿过赤狐沙漠便是炫暝城,也被称之为沙漠赌城。”
“单看这地图很难看出哪里是玲珑莲珠的所在,怕是在一个隐秘的地方,我们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凤魅雪比对了一下两张地图,摇了摇头,倒是也没有感到沮丧,只是淡淡说道:“玲珑莲珠若是那么容易被找到,那也轮不到他们去寻了。”
每一次玲珑莲珠在相聚之后,都会再度消失,从此尘封多年,直到遇到新的主人为止。
“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陌烟华收起地图,朝着凤魅雪露出了温暖的笑容,深深地凝视着她的面庞,充满了心疼。
“嗯!”凤魅雪知道他是为她心急,心中充满暖意,点了点头。
两人没有什么需要收拾的东西,只是将晒干水珠的花瓣收了起来,然后戴上斗笠携手朝着楼下走去。
雪芍交待了一番醉欢楼的事宜给掌柜,便跟上了他们两人。
“师弟,你们这是要走了吗?”蓝月龙寒和眠月云烟走了过来,见到清漪她们准备了一些水和粮食,朝着马车上搬去,便开口问道。
“是啊!大师兄你们何时回去呢?”陌烟华点了点头,舒缓的声音,不疾不徐地落下。
“我们现在就回去了,你们自己多加小心。”蓝月龙寒目光温和地看着他们,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有时间记得带魅雪来白寒宫玩哦!”眠月云烟眼睛哭得红肿,不过却极力露出笑脸,让大家不必担心她。
“嗯,有机会我会带她去看师父和师娘的!祝你们一路顺风!”陌烟华点了点头,眸光浅浅地望了凤魅雪一眼:等到她的身体恢复了,他便带她去很多她没有去过的地方,带她去见师父、师娘,领略一下仙界的奇幻风景。
“咦?你们是要去炫暝城吗?我们两人也正好要去,不如结伴而行吧?”紫泠弦小憩了一会儿,吃了点东西,如今神清气爽、精神十足。
莲尘走在她的身边,清秀的脸上,有着几分赧然。
“你们去炫暝城干吗呢?不会也是去参加赌神争霸吧?”凤魅雪看着他们两人,淡淡问道。紫泠弦是云梦皇朝的公主,对云梦皇朝应该更加熟悉,到时候她正好可以问一问玲珑莲珠有可能在什么地方。
“不是啊!我们是要回去成婚,顺道路过炫暝城而已!”紫泠弦脸上露出了甜美的笑容,透着几分期待与向往。
“咳咳咳——”陌烟华目光古怪地看了满脸通红的莲尘一眼,忍不住咳嗽起来,被紫泠弦的话呛得不轻。
“那我们就一起上路吧!马车也够大!”凤魅雪看着他们这一对有趣的情侣,总是有种特别欢乐的感觉。
“要进赤狐沙漠的话,马车怕是不行,最好是有骆驼代步!”紫泠弦说道。她对赤狐沙漠的情况比较了解,寻常的马匹还没进入赤狐沙漠,就会被活活渴死,哪里经得起长途跋涉呢!
“随风已经在城外备好了骆驼,几位请上马车吧!”随风跃上马车,招呼他们上车。他办事素来谨慎,自然没有忽略了这一点。
“嗯,那我们走吧,不然天又要黑了!”凤魅雪提起裙裾,走上马车,坐在了软榻之上。
陌烟华坐在她的身边,轻轻揽着她,让她可以靠在他的身上休息一会儿。他自然而然的动作,没有一点儿的迟疑,甚至是不需要思考,就会不自觉地让她享受到最舒适的拥抱。
“莲尘你瞧瞧人家多温柔,多体贴!”紫泠弦看了看陌烟华,又看了看木鱼一般呆呆的莲尘,不由有些酸溜溜地说道。怎么人家两夫妻就这么恩爱,就算是当众秀恩爱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反而大方得很。而每次跟她牵个小手,他就一副犯了滔天大罪的模样,坐立不安,吃不好睡不好,就差念上几遍佛经直接把她超度了。
“那你去找个温柔体贴的男人好了!”莲尘低下头,清秀的小脸上满是委屈之色,咬了咬唇畔,声音低低地说道。
“你是不是想要始乱终弃,所以就巴不得我去找别人呀?”紫泠弦幽幽地看了莲尘一眼,那眼睛水润润地笼上了雾气。她不就是希望他可以主动一点吗?他是笨蛋吗?都听不出她的话外之音,居然还那么淡定地叫她再去找一个。
“我没有!”莲尘急急地摇头。他才没有那么想,只是觉得自己配不上她罢了。她想要的温柔体贴,他还做不到,所以她若是觉得他不够好,世界之大总是有更好更适合的男子配得上她。
“莲尘说的没错,泠弦你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在附近几棵树上多试几次,反正听他那口气,你死不死他是不在意的!”凤魅雪在一旁懒懒地趴在陌烟华的肩上,淡淡地说道。直接一棍子把莲尘打到了负心薄幸的男人行列,把他说得那么无情无义,叫紫泠弦都不由挑了挑眉毛。
“魅雪说得不错,他就是想赶紧摆脱我算了。最好是我先背弃他什么的,这样他就可以潇洒转身,心中还不带一丝愧疚,就可以继续回去吃斋念佛了!”紫泠弦语气充满了笃定。
看着莲尘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她就好想欺负他,好想让他那古井无波的神情,变化几分。以前她怎么没想到用这一招刺激刺激他呢?果然,干坏事还是要大家一起想,才能想出好招数!
“泠弦,我没有那么想!我没有想要摆脱你什么的!”莲尘听到她的话,不由急了,慌乱地开口解释,但却见到紫泠弦背过身去,不理会他,他的心更加慌乱起来。
“泠弦,你别生气啊!”他求助地看向了陌烟华,不知道该怎么哄人。
“笨木鱼,抱她呀!”凤魅雪见到他那情商几乎为负数的呆样,不由吼了一句,把所有人都弄得愣了愣。
莲尘咬了咬牙,颤抖着手臂,从紫泠弦的背后僵硬地抱住她。在抱着她的时候,他浑身都像是石化一般,直接动弹不得,成为一尊雕像。
紫泠弦感觉到他那充满清香的怀抱,虽然动作僵硬得要死,但却让她整颗心都火热了起来。她的眼眶甚至浮起了红润之色,有种想哭的冲动。她要的很简单,只是心爱之人的一个拥抱,一个主动的牵手,一个深情的微笑。这样她就会感觉到她不是傻傻地一个人在单恋,不是在强求这一段姻缘,就会有了坚持下去的勇气。
女人要的都不多,只是想要一份安心。只要让她感觉到,他也是在乎她的,就足够了。
“真是不知道泠弦怎么就看上这个二愣子呢?”凤魅雪掀开帘子,看着窗外的行人,自言自语地嘟囔道。以紫泠弦的姿色与才情,要找一个青年才俊一点也不难。加上她还是一国的公主,备受宠爱,怎么会喜欢一个小和尚呢?
不过她不明白归不明白,却始终懂得感情这回事,有时候不是自己可以做主的!
心动,不过是一秒的事情,只要遇到那一个对的人,哪怕他有着再多的缺点,依然叫人想忘记又不能忘记。
马车之外人流如织,人世百态,万千面貌,都在眼前一一掠过。
她喜欢这样看着风景在她的眼前不断地飞逝,像是放电影一般,每一刻都会出现不同的画面,但却不需要亲身参与其中。领略一番后置身事外,非常美的感觉。
“咦?前面怎么那么多的守卫?”凤魅雪从车窗之中,看到出城的地方聚集着一个个身着甲胄的守卫,凶神恶煞地检查着行人的样貌。
城门处,凌丛云正坐在一个大伞下面,跷着二郎腿,活似个嚣张的二世祖。一旁的侍女替他扇着凉风,另一侧的侍女则递给他新鲜的瓜果。
“都给我仔细点检查,所有的女人,都要一个一个让我过目,我就不信她能插翅膀飞了!”凌丛云被打了一个大大的熊猫眼,显得格外狼狈,身上充满了狠厉之气,咬牙切齿地说道。
“是,少宗主!”天云派的子弟们,在一旁睁大了眼睛,替他仔细看着过往的人。那个胆大包天的女子,居然敢阴他们的少宗主,害得他被群殴了一顿。
“公子,小姐,还要继续出城吗?”随风问了一下他们两人的意见。他可见到了是谁把凌丛云搞成这副狼狈模样,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他一定是在找凤魅雪这个罪魁祸首。
“没事,继续走!”凤魅雪淡淡的声音,带着几分自信,放下了帘子,绝美的面容上,没有任何紧张表情。
马车一路朝着城门的方向驶去,没有停下的意思。
“站住!城主下令封城,任何马车都要接受检查,你们都下来!”一名守卫手握长枪,脸上有着狗仗人势的得意,直接拦住了前方的道路。
“滚开!”随风手中长鞭一挥,直接将那名守卫卷到了墙上,把他摔晕了过去。
“什么人敢在我沧澜城闹事!给我拿下!”凌丛云见到随风身手不弱,立刻叫一群天云派的子弟围过去,他们一个个剑拔弩张,充满了煞气。
眼看大战一触即发,许多行人都驻足不前,看向了这边。
“放肆!本宫的车驾,你们谁敢拦?”紫泠弦戴上面纱,款款走出马车,眸光朝着凌丛云望了过去,带着几分威严。
“公主殿下!你怎么在这里?”凌丛云见过紫泠弦,一眼就认出了她。毕竟她的气质与模样都叫人印象深刻,让他想认错都很难。
听到他的话,守卫们脸色刷地白了下来,齐齐跪下来行礼。
“参见公主殿下!”
一旁围观的行人们,见到云梦皇朝最得宠的公主,也纷纷跪下来行礼。
“还不把路让开!你们是要冒犯本宫不成?”紫泠弦冷声说道,看着前面挡路的守卫,目光中充满了不悦。
“小的不敢!”守卫们撒腿逃到一边,一刻也不敢耽搁。
凌丛云见到紫泠弦,也只能挥退了天云派的子弟。紫家无论是在世俗中还是世俗外都是很强大的存在,他还得罪不起。最重要的是,紫泠弦有个手段非常狠辣的兄长梦君临。要是得罪了那屠夫最宠爱的妹妹,恐怕他就要倒霉了,甚至,他们凌家都会倒大霉。
马车在所有人的瞩目中,离开了沧澜城。
“多谢了!”凤魅雪对紫泠弦露出了友善的笑容。两人相视一笑,有着一种不需要言说的默契。
紫泠弦对她点了点头,同样感谢她之前的帮助,让那个呆头木鱼也主动了一回。不然天知道,他要什么时候才能给她一个简单的拥抱。她知道他不是一个随便的人,更不会拥抱他不喜欢的女子,若非他心甘情愿,谁也不能勉强他。
所以,尽管只是一个非常生涩的拥抱,她也已经知足了。她一早就明白,爱上他这样的男子,一定会很辛苦,但是她却不后悔。
情之所至,无怨无悔。
“小姐,公子,已经出城了!”随风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飘进了众人的耳畔。后面的马车见到他们停下,也停了下来。
几人纷纷走下马车,看到随风已经准备了五头骆驼。因为多了莲尘和紫泠弦,所以,凤魅雪和陌烟华两个骑着一头骆驼,莲尘和紫泠弦也只能骑着一头骆驼。
秋日本不算炎热,但是进了赤狐沙漠之后,扑面而来的热气,还是叫众人感觉一阵汗流浃背。
陌烟华抱着凤魅雪倒是不觉得热,反而有着丝丝凉爽的感觉,自她的身上传过来,让他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赤狐沙漠放眼过去一片金色,就像是浩瀚的海洋,望也望不到头。每当风吹过的时候,沙海都会泛起一层层的波浪,汹涌澎湃地席卷而来。
“这天气可真热!”
“沙漠之中白日温度都非常高,不过到了晚上可就冷得吓人了,比寒冬还要冷!”紫泠弦温柔的声音,如莺啼般格外清脆。
莲尘坐在前面,感觉到她柔软的身子贴在背上,光溜溜的脑袋更是大汗直流,犹如瓢泼大雨,滚滚而下。他如坐针毡,心脏快速跳动起来,仿佛要爆炸一般,在他的脑海中轰隆隆作响。
“只希望一切顺利就好,这赤狐沙漠一片死寂,给我一种非常不祥的感觉!”
凤魅雪望着这片吞噬了无数亡魂的赤狐沙漠,总是感觉有些不安。对于直觉这东西,她一直都是非常相信的,她会有这种感觉,就一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刷!突然,一道人影从沙漠之中蹿起,一柄锋利的淬毒利刃朝着陌烟华的背后扎去,动作又快又狠,显然是训练有素。
“有埋伏!”陌烟华抱起凤魅雪的娇躯,脚尖一点,朝着天空飞旋而起。手指一弹,空气就化作一条条无线的琴弦,随着他的动作迸射出气刃,朝着偷袭他的杀手横斩而下,将那人的身体直接劈成两段。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无数道隐匿在沙海之中的身影,就像是尖锐的地刺,破土而出,直接将骆驼的腹部穿透,他们的剑锋沾着血液,一滴滴滚落下来。
雪芍几人也齐齐跳开,速度快到了极点。
啊!流梨和浅草两人的实力不如清漪和雪芍,因为突袭发生得太快,她们闪躲不及,流梨的手臂被淬毒的利刃割伤了。一条血痕,醒目地出现在臂弯上,整个手臂立刻化作了紫色。
“流梨!”凤魅雪见到流梨受伤中毒,命在旦夕,而浅草一人对上几个杀手,应接不暇,好几次险些被伤到,她的眼睛之中立刻燃起熊熊烈焰。
她手中的飘雪流光扇一分为二,分为桃花与雪花,犹如狂风暴雨般朝着这些杀手横扫而去。她的脚尖一点,步如浮云,宛如流光一般穿过杀手群,飘雪桃花扇收割了一大片人的性命。
找到无助的流梨和浅草,凤魅雪挡在她们的前面,身上充满了浓浓的煞气,显然怒极了。清漪和雪芍也奋力突破重围,来到凤魅雪的身边,瞪着这些杀手。
“清漪,你去替流梨治伤,这里交给我!”凤魅雪一脸寒冰之色,仿佛是万年不化的冰雪,叫人看着都感觉一阵冰寒。她深深地凝视着这些数量极多的杀手:看来他们定然是有组织的行动,目的就是要置自己一行人于死地。
紫泠弦、随风和陌烟华都被一群杀手缠上,这些杀手根本就不要命,直接不畏死地冲上去。其中有几个杀手的实力非常高,他们的目标显然是陌烟华,齐齐将他围了起来,打算一起将他斩杀。这些杀手的身上都有着魂力,远非普通的杀手可以比拟,让他们感觉一阵棘手。
杀手们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是如傀儡般执行着上级派下来的命令,除了他们画中所见的女子要擒拿,其他人格杀勿论。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

仙魅的书,仙魅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