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把年华赠天下之战江山》姒锦

编辑:千味书屋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18-10-12 09:27:03 阅读: 393次
《且把年华赠天下之战江山》姒锦

基本信息

书名:《且把年华赠天下之战江山》
作者姒锦
(作者)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5年11月1日)
页数:768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7539982540
ASIN:B017XFVTYK
版权:北京阅读纪

编辑推荐

这样聪慧、乐观又逗比的女主,这样霸气、内敛又腹黑的男主;
一路走来披荆斩棘,历经风风雨雨,过五关斩六将,却又脚踏实地彼此相扶,共同成长,这样的故事才是读者们争相传颂的故事。
感动于初七对十九的用心良苦,感动于她对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执着,和对朋友、亲人的真诚以待;
更感动于赵十九在时下禁锢的封建思想下,以主君之尊仍能够随她心、如她愿,爱她、宠她,不将她藏于身后,支持她那份在别人看起来另类的小事业!
他本无心权势,只想要她,奈何他人步步紧逼、杀招不断,如今被逼上绝境、行谋逆之道,又何尝不是一种正当防卫?!
有了赵十九的夏初七是完整的、幸福的;
缺了夏初七的赵十九是残缺的、迷惘的。
一切只因——彼此深爱!


名人评书

1、这样一个安静的夜晚,回忆起阿七和赵樽相遇,相识,相知的点点滴滴。恍然发现,时间过得是如此飞快,一不小心,刚刚开坑的《且把年华赠天下》也要大结局了。尤记得,发现这本书时的犹豫;初看这本书的尝试,一发不可自拔的迷恋……就这样,一直和姒锦,和这本书,走了下去。有时候,我也分不清,到底是十九和阿七陪伴着我,还是我陪伴着十九和阿七的历程。阿七因为一只小金老虎和十九牵绊,阿七被十九忽悠签卖身契,十九首次提出让阿七做小妾……每一个早期的情节还都历历在目,每一次给我带来的欢乐、沮丧、懊恼、欣喜都难以忘却。
——锦宫年华姒水

2、晚风夕阳中,古老的城墙诉说着千年前的故事,一个只属于他和她的传说,一个长身佩剑,一个裙摆翩然,一个盖世英雄,一朵七彩祥云,一次怒发冲冠为红颜,一曲情深意重三重天。或许,他们的世界便应该这般美好。
——锦宫情郎家的那小谁

3、爱在心头口难开,是一种怎样的无奈?东方青玄,美艳妖冶的外表,优雅高贵的举止,视人命为草芥、杀人如麻的淡定,统领闻风丧胆锦衣卫的才略。这几者结合起来的妖孽男,虽然美丽得让女人嫉妒,但是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却让人冷汗淋漓;此人宛如一株罂粟,美则美矣,却是致命毒剂。当他们二入皇陵,青玄的身世真相大白,云淡风轻、笑靥如花的外表下,埋藏着凄惨的身世、切齿的仇恨,这噩梦般的经历是怎么陪伴着他一路走到现在的?这样的青玄让人心疼让人心酸,也让人猜不透他究竟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结局。
——竹溪沁寒



媒体书评

这样一个安静的夜晚,回忆起阿七和赵樽相遇,相识,相知的点点滴滴。恍然发现,时间过得是如此飞快,一不小心,刚刚开坑的《且把年华赠天下》也要大结局了。尤记得,发现这本书时的犹豫;初看这本书的尝试,一发不可自拔的迷恋……就这样,一直和姒锦,和这本书,走了下去。有时候,我也分不清,到底是十九和阿七陪伴着我,还是我陪伴着十九和阿七的历程。阿七因为一只小金老虎和十九牵绊,阿七被十九忽悠签卖身契,十九提出让阿七做小妾……每一个早期的情节还都历历在目,每一次给我带来的欢乐、沮丧、懊恼、欣喜都难以忘却。
——锦宫年华姒水
晚风夕阳中,古老的城墙诉说着千年前的故事,一个只属于他和她的传说,一个长身佩剑,一个裙摆翩然,一个盖世英雄,一朵七彩祥云,一次怒发冲冠为红颜,一曲情深意重三重天。或许,他们的世界便应该这般美好。
——锦宫情郎家的那小谁
爱在心头口难开,是一种怎样的无奈?东方青玄,美艳妖冶的外表,优雅高贵的举止,视人命为草芥、杀人如麻的淡定,统领闻风丧胆锦衣卫的才略。这几者结合起来的妖孽男,虽然美丽得让女人嫉妒,但是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却让人冷汗淋漓;此人宛如一株罂粟,美则美矣,却是致命毒剂。当他们二入皇陵,青玄的身世真相大白,云淡风轻、笑靥如花的外表下,埋藏着凄惨的身世、切齿的仇恨,这噩梦般的经历是怎么陪伴着他一路走到现在的?这样的青玄让人心疼让人心酸,也让人猜不透他究竟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结局。
——竹溪沁寒


作者简介

姒锦,潇湘书院金牌大神,行文从不拘泥于传统的言情套路,善于以独特的笔锋讲述不一样的故事,“阴谋与爱情并重,欢笑与泪水齐飞”。《名门盛婚》和《步步惊婚》出版上市热销,《且把年华赠天下》(原名《御宠医妃》)第一部上市一周全渠道断货,引阅读狂潮,长期占据各项榜单榜首。作者言:人世孤独,遇情遇爱不难,难的是遇心。姒锦笔下的故事,都是遇上“心”的故事。


目录

目录

第一章不关风月,又关风月
第二章爱恨纠缠
第三章秘密
第四章情分,精分!
第五章夜会舌尖体
第六章一箭多雕
第七章密道情浓
第八章山河染血,泪向天阙
第九章势同水火
第十章解不开的结
第十一章摆局
第十二章三人夹心
第十三章不要钱,只要人!
第十四章烽火行,闺中乐
第十五章吃小醋,治大国
第十六章尘土烽烟路,爱在离别时
第十七章情切切,战千里!
第十八章人有悲欢(大结局)
番外依然不悔(一)
番外依然不悔(二)
后记




经典语录及文摘

雨后的天空收住艳色,十月的天气慢慢变凉。一场场夹杂着绵绵细雨的微风吹过成都上空。我身上的衣物也换成了遮丑性极强的秋装。
QQ声响,编辑说:“入秋了。”
是啊,入秋了!从去年五月入夏清爽的季节,历经春、夏、秋、冬四季的变换,又一次入了秋,《且把年华赠天下》也迎来了终结篇。窗外的光线不再刺目,盛夏之后,秋天萧瑟的脚步声,在耳边越发清晰……这样的日子很奇妙,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每一年、每一月、每一日、每一人都在自然界的规律中,徘徊,成长,似受命运主宰,又似主宰着命运……
编辑:“别伤春悲秋了,我只是来要后记的。”
我:“……”
想了想,我回:“后记……可以不写吗?”
编辑说:“这么长的文结束了,你应该有很多话说才对?”
我:“……”
是的,她说得很对,我竟无言以对。
一年多的光阴,漫长的四季变化,完成了一本书,确实是有很多话要说的,可兴许是应了“大悲无泪、大悟无言、大笑无声”的俗套,我也“话多无言”了。
这一天征兆不好。明明入了秋,却热。明明完结了,我还在写。
如果说一本书的故事,于读者而言,就像一帧一帧放演的电视连续剧,那么写一本书的历程,于作者而言,就是一帧一帧向前推进的成长、磨炼,在故事中穿越、思考、完善的过程,也是在完善自我。
《且把年华赠天下》是我从现代言情转战古代言情的第一本书。有赞的,有损的,有褒的,有贬的……我常汗颜,为自己的不足之处彻夜难眠(编辑:白天睡多了。)可不论如何,在大家的鼎立支持下,《且把年华赠天下》一书的综合成绩,确实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所以,书已结局,坏的请留与后人评说(编辑:怕挨砖)。
言归正传——
我这个人优点很多,却有一个臭德行。
一是聒噪。(编辑:说好的“话多无言”呢?)
一是不正经。(编辑:说好的只有一个臭德行呢?)
我真的只有一个臭德行啦!(编辑:你错在太强调。)
我两个都用的“一”,不就是一个吗?
编辑怒:“写个后记,你也能这么磨叽,不正经。”
好,我继续正经。
自古良药苦口,但利于病。结局了,从一些批评的金玉良言里,我确实认识到了许多不足,在我白天睡多了晚上不能入眠的深夜,也曾深深地思考,然后在出版的书里,稍微做了一些较正,尤其是“东苑射柳”“二入阴山”“南下夺位”这一段的剧情。对拖沓处做了调整与修正。
我是一个有修改恐惧症的人,修文对于我来说,其实是一个比吃饭更严重的问题。但经过几个月的漫长时间,终于还是出了大结局。(编辑:此处应有掌声。)
结局了,也就是要告别了。
不是我与大家的告别,而是阿七、赵樽、东方青玄、菁华、乌仁、李邈、哈萨尔、陈大牛、陈景、晴岚、宝音、赵绵泽、阿记、赵梓月,以及众多人物与大家的告别。
我们,还会在下一站相遇。
他们,也许只能陪大家这一段。尔后,淡去。但我想,时光也许会改变我们的容颜,谋杀我们的青春,但这一场生命的华丽邂逅,你与我,都不会忘记。
结局时,总有不舍。
聒噪太多,也得说再见。
故事也许不完美,可世上又何曾有过真正的完美?“一千个人眼中,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且把年华赠天下》这本书在诸位眼中,也将会有一千个不同的版本。爱与不爱这件事,从来与旁人无关,一些承载了美好时光的东西,终会慢慢逝去。
此刻,我仿若听见了夏初七的喃喃声。
“赵十九,好像要结束了……再见!”
她又说:
但愿他从此一世荣华,鲜衣怒马。
但愿他从此厥功至伟,君临天下。
但愿他从此平安康健,妻贤子孝。
但愿他从此紫气东来,安国宁家。
但愿他从此,忘记一个叫夏初七的女子……
我说:“但愿你们从此不要忘记,一个叫夏初七的女子,更不要忘记一个叫姒锦的作者。她貌美如花,她兼济天下,她……”
QQ声音又响,编辑严肃脸:“该醒了!”
结束了?!我还在故事中穿越……
下一本,继续。

正文

第一章  不关风月,又关风月

 漠北的夜色,浓郁如墨。

 哈拉和林,这一座历史悠久的北狄都城,今天晚上迎来了贵客,极是热闹。马头琴的琴声飘入夜空,马奶酒的香味扑入鼻端,在一阵若有似无的羊膻味儿里,北狄人在豪爽地谈笑风生,画面别有一番漠北风情。

 今日都城有夜宴。

 随着北狄与南晏关系破冰,在扎木合村发现南晏故去的晋王赵樽还活着的消息,在哈拉和林引起了不小的喧嚣。同时,赵樽也成了北狄皇帝的座上宾。

 找到赵樽的当日,北狄太子哈萨尔便奏请北狄大成皇帝拟国书,通告南晏,同时遣使前往南晏关防。国书曰:“北狄大成皇帝致敬南晏洪泰皇帝。大成十年三月,我部众于哈拉和林京郊扎木合村发现贵国晋王殿下赵樽。晋王身有旧疾,人尚安好。为示与贵国睦邻友好之意,兹定于四月初三,授皇太子哈萨尔为钦差出使南晏,与晋王同归。愿与贵国巩固邦交,永世为好。”

 哈萨尔心知赵樽与赵绵泽之间的紧张关系,这般发国书的慎重举动,自然是考虑到赵樽的“死而复生”对南晏朝堂的冲击。而他拟定于四月中旬的行程,也提前到了四月初三。

 这一日,离在扎木合村找到晋王仅仅过了四天。

 四天的筹备,其实时间上有些着急,但哈萨尔执意如此。

 酒过三巡,北狄皇帝提前离席,赵樽向席间众人告了辞,一个人默默走出重兵把守的汉宫城。一望无垠的黑色天幕下,他爬上一座山坡,站在最高处。

 冷风猎猎,鼓起他的衣袍。他微微眯眼,一张风华绝代的面孔上,无半丝波澜。迎着四面八方吹来的冷风,他远眺南边,默默无言,神情却比这浩瀚的雪原还要冷鸷肃杀。

 “这地方叫摘月坡。”

 乌仁潇潇一路尾随他出来,见他站在风口上不言不语,便慢吞吞地爬上去,站在他的身边:“哈拉和林周围的地势都很平坦,附近没有大山,这个坡是这一片最高的地方。小时候,我母妃常常哄我说,站在坡上,就可以摘到月亮,所以才叫摘月坡,我还相信了呢。”

 他像是没有听见,一动不动,孤零零地站着,任由衣襟翻飞。

 “你到底在看什么?”乌仁潇潇奇怪,也学着他看向远方。可是,远处一片漆黑,除了黑夜,什么都看不见,偶有几声孤鹰掠过的哀鸣,惊了夜空,随即就落入沉沉的夜幕里。

 “你是在难过吗?”

 猜测着他的想法,乌仁潇潇抿了抿嘴唇,小声劝慰:“她也许只是以为你死了,所以才……不,不是也许以为,是世人都知道你死了,我先前也是这样以为的。她这般做,是不得已,你就不要怪她了。”

 他还是没有声音。她奇怪地偏头看他。

 “你恨她了吗?”

 他目光沉沉,如一尊雕塑。

 “你是爱极了她吧?”乌仁潇潇不无遗憾地道,“可是有什么法子呢?天下人都知道,她是南晏的太孙妃,你与她终是不可能了。你应当学会忘记。”

 一阵冷风吹过,仍无他的声音。

 她想了片刻,又道:“我以前也劝过我哥哥,但他还是没有忘掉我嫂子。”瞥他一眼,乌仁潇潇无聊地对着手指,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点点头:“后来看我嫂子也未忘掉我哥哥,我就明白了,只有我哥哥那样的男儿,才是世间最好的男儿,才值得女子托付终身的。看来你与他一样,楚七也不会忘记你的。”

 他木雕似的杵着,冷冰冰地寒着脸,仍是没有说话。乌仁潇潇很是无趣,东看看西看看,回过头时,只见坡底下,阿纳日不停地朝她招手示意。她哦一声,飞快地跑下去,再上来时,手上多了一件黑色的大氅。

 “坡上风大,你伤未愈,穿上这个吧?”

 她把大氅递了过去,可他还是未动,面容冷峻,星眸如墨,人已沉入远方的千山万水,似是根本就不知道她在身边。乌仁潇潇略略尴尬一下,垂下头,小声道:“明日我们便要去南晏了。你这个样子,若是让楚七看见,定然心疼得紧。为了喜欢的人,还是先照顾好自己才是。”

 说罢,她垂头丧气地缩回手,无奈了:“这话是我哥哥说的,我哥的话,总是很有道理。”抬了抬眼皮,她蹲下身来,把大氅放在他脚下:“这件衣裳我放在这里了。你若是冷了就披上,我走了……”

 她脚步退开,他却突地回头:“稍等。”

 乌仁潇潇看着他紧锁的眉头,心脏一阵狂跳,又上前两步,离他近一些,双眸晶亮地看着他,只觉有一股子她从未闻过的清冽香味从他的身上传来,淡淡的,幽幽的,若有似无,却好闻得紧,令她面如火烧,口齿也不灵活。

 “你、你还有什么事吗?”

 “我的东西呢?”他轻声问她,黑眸深如墨色,像是会引火。看得她双腿一阵发软,好不容易才镇定了一些:“什么东西?”

 他抬了抬左手腕,并不说话。

 乌仁潇潇反应过来,双手拽着辫子,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你是说你的那个护腕吧?是在我那里,我回头就拿来给你。”见他抿唇不语,她害怕他误会,赶紧解释:“我没有想过要拿你的东西,我只是……看它脏了,这才叫卓力解下来收好的。”

 “谢谢!”

 他点点头,转身就往山坡下走。

 看着他融入夜色的颀长背影,乌仁潇潇嘟了嘟嘴巴,双手抚着辫子,终是朝他大吼了一句:“喂,我一会儿就给你拿过来。还有,我说你不要难过了,我哥哥说过,一个人要想快乐,就要先学会放下。”

 他没有回头,脚步也没有停下。

 若不是知晓他身上的伤势有多重,乌仁潇潇觉得单看他平静的样子,根本就不会相信这个人其实身受重伤,差一点就死掉了。

 那一日,她随阿古和几个亲随,绕到阴山南坡背面的山坳,想要找一个隐蔽的地方偷偷潜入南晏后方大营,给姓元的一个窝里不保,却不巧发现了他。第一眼看到他时,她以为他是死人,上半身赤裸着,趴在雪堆里,身子冻得发紫,却没有任何一个可以证明他身份的东西。她猜测过他有可能是南晏的将士,却没有想过,他会是晋王赵樽,一个如雷贯耳的人物,一个她在北狄听过无数次的人。

 幸好他长得英俊,她想。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