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家物语(插图注释版)》佚名

编辑:千味书屋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19-03-15 04:00:39 阅读: 314次
《平家物语(插图注释版)》佚名

基本信息

书名:《平家物语(插图注释版)》
作者佚名
(作者),周作人(译者)
出版社北方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8年5月1日)
页数:407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31742371
ASIN:B07FSVVF9W

编辑推荐

佚名著周作人译的《平家物语(插图注释版)》主要叙述以平清盛为首的平氏家族的故事。前6卷描写了平氏家族的荣华鼎盛和骄奢霸道;后7卷着重描述了源平两大武士集团大战的经过,渲染了平氏家族终被消灭的悲惨结局。全书引用了相当多数量的中国典籍。曾由日本的琵琶法师进行了生动的演绎。作者主要是围绕在平家的两个时期(平清盛时期与平宗盛时期),保元之乱和平治之乱之后进行描写,通篇以史书编年体为主,其中作者加入了对许多事件的看法,形成了以作者寻找平氏衰亡原因为主要线索的结构。本书为精装版本,内附彩图插页。




作者简介

作者:(日)佚名译者:周作人


目录

卷一
一祇园精舍
二殿上暗害
三鲈鱼
四秃童
五本身荣华
六祇王
七两代的王后
八上匾的纷争
九火烧清水寺
一〇立东宫
一一殿下争道
一二鹿谷
一三俊宽事情鹈川之役
一四许愿
一五抬神舆
一六大内被焚
注释
卷二
一座主被流
二一行阿阇梨的事情
三西光被诛
四小教训
五少将乞请
六教训状
七烽火事件
八大纳言被流
九阿古屋的松树
一〇大纳言死去
一一德大寺的事情
一二山门灭亡堂众合战
一三山门灭亡
一四善光寺失火
一五康赖祝文
一六板塔漂流
一七苏武
注释
卷三
一赦书
二两脚跺地
三产生王子
四公卿齐集
五大塔建立
六赖豪
七少将还都
八有王
九僧都死去
一〇旋风
一一医师问答
一二无文佩刀
一三灯笼事件
一四黄金交付
一五法印问答
一六大臣流罪
一七行隆的事情
一八法皇被流
一九城南离宫
注释
卷四
一严岛临幸
二回銮
三源氏齐集
四鼠狼事件
五信连
六竞
七山门牒状
八南都牒状
九长时间的会议
一〇大众齐集
一一桥头交战
一二高仓宫最后
一三王子出家
一四通乘的事情
一五怪鸟
一六三井寺被焚
注释
卷五
一迁都
二赏月
三妖异事件
四快马
五朝敌齐集
六咸阳宫
七文觉苦修
八募化簿
九文觉被流
一〇福原院宣
一一富士川
一二五节的事情
一三还都
一四奈良被焚
注释
卷六
一上皇驾崩
二红叶
三葵姬
四小督
五檄文
六急足到来
七入道死去
八筑岛
九慈心房
一〇祇园女御
一一沙声
一二横田河原交战
注释


经典语录及文摘

一 祇园精舍
“祇园精舍的钟声,有诸行无常的声响,
沙罗双树的花色,显盛者必衰的道理。
骄奢者不久长,只如春夜的一梦,
强梁者终败亡,恰似风前的尘土。”
远征外国的事,有如秦之赵高,汉之王莽,梁之朱异,唐之安禄山,这些人都因为不遵旧主先皇的政治,穷极奢华,不听谏言,不悟天下将乱的征兆,不恤民间的愁苦,所以不久就灭亡了。近观日本的例,如承平年间的平将门,天庆年间的藤原纯友,康和年间的源义亲,平治年间的藤原信赖等,其骄奢的心,强梁的事,虽然各有差别,但是即如近时的六波罗入道,前太政大臣平朝臣清盛公的事迹,就只照传闻的来说,也有非意料所能及,言语所能形容的。
查考清盛公的先祖,乃是桓武天皇的第五皇子,一品式部卿葛原亲王第九代的后裔。是岐守正盛的孙子,刑部卿忠盛朝臣的嫡男。亲王的儿子高见王,在无官无职中去世了,他的儿子高望王的时候,始赐姓平氏,任官上总介,自此遂脱离王室,列于人臣的地位。其子镇守府将军良望,后来改名国香,从国香到正盛之间共计六代,虽然历任了各地的国守,却未蒙准许名列仙籍,得到登殿的恩典。
二 殿上暗害
在忠盛还是备前守的时候,他因为鸟羽院上皇的敕愿,建造了“得长寿院”,是一所三十三间的佛堂,奉安着一千另一尊的佛像,于天承元年(一一三一)三月十三日举行供养仪式。论功行赏,奉谕给以遇缺即补,其时适值有但马守出缺,就给他补上了。上皇喜悦之余,并许可他升殿,忠盛是时年三十六,始得升殿。但公卿们云上人为此很怀嫉妒,商议于同年的十二月廿三日,在五节丰明会的夜里,把忠盛来暗害了。
忠盛得知这个信息,便说道:“我本非文笔之吏,生于武勇之家,今如一旦遭到意外的耻辱,这在家门或是一身,都是遗恨的事。总之所当保全此身,报效君王,如书上所说。”于是预先作了准备,当他进宫去的时候,便预备了一把腰刀,在衣冠束带之下随随便便的挂着,到了里面在火光微弱的地方,缓缓的拔出刀来,举到鬓边,望去宛然冰似的寒光。公卿们注目而视,不禁栗然。此外还有忠盛等世仆,原是同族木工助平贞光的孙子,进三郎大夫季房的儿子,左兵卫尉家贞,穿了一件淡蓝色的狩衣,底下是浅黄的腰甲,挂着拴有弦袋的大刀,在殿上的小院里规规矩矩的伺候着。藏人头以下的人看了觉得奇怪,便叫六位过去说道:
“在那空柱的靠近铃索处,有一个穿着布衣的人,你是什么人?擅自进来,实属不法,着即出去!”家贞恭敬回答道:“听说世代的主君,备前守大人今夜要遭到暗算,我为了要看到一个究竟,所以来此,不能轻易退出。”这样说了,仍旧在那里跪坐着。殿上人们见此情形觉得形势不利,所以将当夜的暗害作罢了。
在忠盛召到御前起舞的时候,人们都用怪声叫道:“伊势平氏是醋瓶子!”其实说到平氏,本来乃是柏原天皇的后人,只因中间不曾住在京里,成为地下人,长久住在伊势,故假借那里出产的陶器,称为伊势平氏,又因为忠盛眼有大小,又以醋瓶子嘲之。忠盛虽是气愤,但无可如何,乃于歌舞未终之前悄悄退出御前,其时在紫宸殿的北厢,故意在殿上人都看着的当中,将腰间挂着的刀交付给主殿司的女官,便走出去了。家贞等着问道:
“情况怎么样?”待要告诉他受辱的事情,看他便要拔刀上殿去的样子,所以答说:
“没有什么别的。”
在五节的时候,本来人们用了什么薄纱纸,紫染纸,缠丝笔,画着涡卷的笔干种种有趣的事物来歌舞的。从前有一个太宰权帅季仲卿,因为脸色很黑,见者都称为黑帅,当任职藏人头的时候,在五节会起舞,人们也怪声叫道:
“好黑呀,黑的头,是什么人涂了黑漆了。”又在花山院前太政大臣忠雅公,还没有十岁的时候,父亲中纳言忠宗卿去世,成为孤儿,故中御门藤中纳言家成卿那时是播磨守,便以他为女婿,使他得享受荣华,也是在五节,被人家嘲讽道:“播磨米是木贼草么,还是朴树叶,为什么给人家刮垢磨光!”大家议论道:“这样的事,是古来就有的,什么事也没有起来,可是现在是末世,这会怎么样呢?这就有点难说了!”果然,五节一过,所有殿上人的公卿都诉于上皇说道:“查带剑参加公宴,或随带武装卫士出入宫禁,必须遵守格式之礼,经过敕许,向有先例。今有忠盛朝臣,或称旧日仆从,将布衣兵士,召进殿庭,或腰横佩刀,列座节会,此二者都是旷古未闻的暴举。两罪并发,罪责难逃,请即削去殿上之籍,并罢免其官职。”上皇听公卿们的诉说,大为惊诧,即传忠盛前来询问,忠盛答说:
“仆从殿庭侍候的事,实未预知,但近日或听见有人暗中谋划的事情,多年的家人因此想来助我,免受意外的耻辱,所以私自进来,为忠盛所不及知,亦不及阻止。倘若此事有罪,当即召集其人前来,至于那刀前已交存于主殿司处,可请提取,查明刀的真相,再行定罪。”上皇认为所陈有理,即命将此刀提来,加以御览,乃见表面鞘上涂漆,内中却是木刀,上贴银箔。上皇说道:
“为得免于当前的耻辱,做出带刀的样子,但又预防日后的责难,却带了木刀,用意周到,殊堪嘉尚。凡从事弓矢的人的计谋,应当这样才是。至于仆从至殿庭里伺候,那是武士从人的惯习,不是忠盛的过失。”这样他反得到了上皇的好感,没有什么处分。
P3-8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