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爱过一个正当年龄的你》沈从文

编辑:90wx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18-01-08 16:23:45 阅读: 1439次
《我只爱过一个正当年龄的你》沈从文

基本信息

书名:《我只爱过一个正当年龄的你》
作者沈从文
出版社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第1版(2017年6月1日)
页数:282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05740266
ASIN:B071P1LT32
版权:北京时代华语图书股份有限公司

编辑推荐

沈从文小说精选集,全新纪念珍藏版。收录了《柏子》《萧萧》《三三》《在私塾》《菜园》《灯》等12篇经典作品。
搭配精致唯美的双封设计,感受沈从文先生的浪漫情怀。
独家赠送精美书签一枚,让每次阅读都值得回味。
郁达夫佩服他的坚忍不拔,徐志摩称赞他有浓得化不开的情怀,胡适更是爱护和包容曾经默默无闻的他。
不折不从,亦慈亦让;星斗其文,赤子其人。谨以此书致敬凤凰城水边的老先生。


名人评书

从文就是这样一个人。他不喜欢表现自己。可是我和他接触较多,就看出他身上有不少发光的东西。不仅有很高的才华,他还有一颗金子般的心。
——巴金
当我还是一个大学生的时候,我就喜欢读他的作品。我觉得,在所有的并世的作家中,文章有独立风格的人并不多见。除了鲁迅先生之外,就是从文先生。他的作品,只要读上几行,立刻就能辨认出来,决不含糊。
——季羡林
沈先生研究的文物基本上是手工艺制品。他从这些工艺品看到的是劳动者的创造性。他为这些优美的造型、不可思议的色彩、神奇精巧的技艺发出的惊叹,是对人的惊叹。他热爱的不是物,而是人。
——汪曾祺
沈从文以温和的心境,尽量看取人性的真与善。对人性的真与善的关注和肯定,集中体现于笔下的女性形象的塑造。比如《柏子》和《丈夫》中的妓女都是那么可爱、可怜,读完让你心跳和叹息。没有生硬尖刻,没有戏谑和调侃,朴素而平实。
——贾平凹



作者简介

沈从文(1902-1988)湖南凤凰人,原名沈岳焕。现代著名作家、历史文物研究专家,曾两度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评选候选人。1924年开始进行文学创作,用小说构造他心中的“湘西世界”。主要著作有《边城》《长河》《湘行散记》等。

目录

丈夫001
柏子027
石子船037
渔053
萧萧071
三三091
贵生127
在私塾157
入伍后185
虎雏207
菜园241
灯255


经典语录及文摘

杨家碾坊在堡子外一里路的山嘴路旁。堡子位置在山弯里,溪水沿到山脚流过去,平平的流到山嘴折弯处忽然转急,因此很早就有人利用到它,在急流处筑了一座石头碾坊,这碾坊,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叫杨家碾坊了。
从碾坊往上看,看到堡子里比屋连墙,嘉树成荫,正是十分兴旺的样子。往下看,夹溪有无数山田,如堆积蒸糕,因此种田人借用水力,用大竹扎了无数水车,用椿木做成横轴同撑柱,圆圆的如一面锣,大小不等竖立在水边。这一群水车,就同一群游手好闲的人一样,成日成夜不知疲倦的咿咿呀呀唱着意义含糊的歌。
一个堡子里只有这样一座碾坊,所以凡是堡子里碾米的事都归这碾坊包办,成天有人轮流挑了仓谷来,把谷子倒到石槽里去后,抽去水闸的板,枧槽里水冲动了下面的暗轮,石磨盘带着动情的声音,即刻就转动起来了。于是主人一面谈着一件事情,一面清理到簸箩筛子,到后头上包了一块白布,拿着个长把的扫帚,追逐着磨盘,跟着打圈儿,扫除溢出槽外的谷米,再到后,谷子便成白米了。
到米碾好了,筛好了,把米糠挑走以后,主人全身是灰,常常如同一个滚到豆粉里的汤圆。然而这生活,是明明白白比堡子里许多人生活还从容,而为一堡子中人所羡慕的。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

[如果有一处文字能让我回到乡野]我们会被什么感动? 被历尽艰辛仍珍爱生活的天真,被经受坎坷仍关爱世人的哀矜。这本书写的真的很美,读起来特别舒服,朗朗上口!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类的酒,行过许多数的桥,却只爱过一个正当年龄的你。沈从文颇有乡土小资的淡淡情调,读着这本书、感受他的故事,其作品有对生命的哲学思考,字里行间给人以启示,足矣

[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沈从文,在我刚上初中的时候就开始学习他的文章,所以对他就感觉比较亲切。自己之前也买过他的其它小说集,他的文字特别的有说服力,文笔也非常的优美,很喜欢。 本书为沈从文小说精选集,全新纪念珍藏版,共收录了《柏子》《萧萧》《三三》《在私塾》《菜园》《灯》等12篇经典作品。

[乡村的淳朴]沈先生的小说集,对题目的第一感受与看罢内容后是很不一样的。本书收录的各种以乡村和上个世纪特殊时期为背景小说,笔法和当代文学有差别,但读起来却让人兴趣盎然,那种独特的口语化,淳朴的表达,往往是直击人心的。

[一幅湘西的清明上河图]他从湘西的青山绿水间走来,把小说写成了诗。 那个十二岁的童养媳萧萧,怀里抱着小丈夫,夏夜爬谷堆山坡采野果,一派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美好。

[《我只爱过一个正当年龄的你》]书名是取自沈从文的一首小诗,这句上几句就是著名的“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这样的书名是很难概况这部小说集所选的内容的,但是倒是一定程度上可以显现作者的风格,这一时期沈从文的创作还是经常旖旎别致的,即便讲到残酷事情,也都留有一丝活路的,无论是萧萧的悲剧,还是丈夫的返乡,总之总有活气,很多隐忍,很多的天地不仁后的生生不息。如果是1940年代的沈从文创作,就不再明朗和疏淡,文字透着晦涩和迷墙。但是某种程度上来说,采用这样的书名是迎合时下口味的,沈也只有在写情书时才这么不节制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