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芥川龙之介

编辑:90wx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17-12-19 23:22:50 阅读: 2174次
《罗生门》芥川龙之介

基本信息

书名:《罗生门》
外文书名:Rashomon
作者芥川龙之介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7年8月1日)
页数:256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59407764
ASIN:B073LJR2JF
版权:北京时代华语图书股份有限公司

编辑推荐

人如果不自私,就无法活下去。
哪里有软弱,哪里就有谎言。
——芥川龙之介

芥川龙之介经典小说集,暗黑人性的深度书写。
人性之初,荫于谎言。全方面领略日本“鬼才”作家的千面风骚。
浮世绘彩图纪念版,著名设计师许晋维操刀设计,完美呈现芥川龙之介富有意象的文字。
《窥视厕所》译者林皎碧倾情翻译。

本书以“暗黑人性”为基调,精选《竹林中》《杜子春》《河童》《某傻子的一生》等名篇,分为四部,带领读者认识芥川龙之介的风格与时期变化。

 《罗生门》——善恶并非对立,而是相关与选择。
芥川龙之介早期代表作品〈罗生门〉奠定其对人性的观点,影响他往后的创作风格。《罗生门》描写民生凋蔽又百业萧条的荒凉世道,只有“以恶凌恶”才是生存之道。良善的仆人无意为非作歹,却在生存关头面临道德与现实的拉扯。

 《竹林中》——哪里有软弱,哪里就有谎言。
《竹林中》万恶的强盗、消失的女人、死去的武士,三个关键人物面对真相却各持说法,是为了什么?芥川龙之介巧妙以三个不同版本的说法,探讨支撑谎言的是“生存”?“软弱”?抑或是“自尊”?《竹林中》以高超的情节编排,探究人性的黑暗面──人为什么要说谎?

 《杜子春》——我不是厌倦奢华,而是对人性感到厌恶。
取材自《唐人传奇》,描写落魄公子杜子春受到神仙铁冠子帮助,历经两度富贵又两度潦倒。终看破人心薄幸与世态炎凉。一心想逃避人间,追寻求仙之道,却无意中感悟到人间真正的温情……


名人评书

日本文学评论家吉田精一评论:“他的文学可以看作是大正期小市民知识阶层的良心、感觉、神经、趣味等经提纯而获得的结晶。他的创作是他学识与才华的化身。”他的文学创作“在日本近代文学史上开拓了一个不曾有过的领域”。夏目漱石评价他的“沉稳,不戏耍,自然而然的可笑劲儿从容而出,有上品之趣。而且材料显然非常新,文章得要领,尽善尽美。”


作者简介

作者:芥川龙之介(1892-1927) 日本大正时代的短篇小说巨擘,是新思潮派具有代表性的作家,创作上既有浪漫主义特点,又有现实主义倾向。他的众多短篇小说,从题材到形式,都独具匠心,不落窠臼,这是由于他在创作过程中苦心孤诣不断进行艺术探索的结果。他的文笔俏皮,精深洗练,意趣盎然。短短12年作家生涯中,创作短篇小说148篇,并66篇随笔、55篇小品 文,以及游记、俳句、和歌、汉诗、评论多种文类。 林皎碧,出生于台北县新庄市,中国台湾淡江大学东语系毕业,日本东北大学文学硕士,专攻日本近代文学,译文散见于《艺术家》等杂志,译作《窥视厕所》(妹尾河童)、《幸福的暗影——波那尔》、《旅行之王》、《厕所大不同》、《日本名画散步》、《河童家庭大不同》、《沙门空海之唐国鬼宴》、《梦见街》、《古本屋女主人》、《避暑地的猫》、《春之梦》、《鬼谭草纸》、《不可思议的金钱》。

目录

辑一 人性
罗生门
竹林中
大石内藏助的一天

辑二 善恶
杜子春
神犬与魔笛
奉教人之死
南京的基督

辑三 一个人

矿车
雏人偶
一块地
橘子

辑四 尽头
河童
大导寺信辅的半生
某傻子的一生


经典语录及文摘

某日黄昏,有一个仆人正在罗生门下躲雨。
宽阔的城门下,除了他之外没有其他任何人。朱漆处处斑驳的粗大圆柱上,有一只蟋蟀。罗生门既然是位于朱雀大道上,照理说除了这位男子外,理应还有两三头戴市女笠或软乌礼帽的路在此躲雨。可是,罗生门下除了男子外,不见其他人影。 
怎么会这样?因为近二三年来,京都接连发生地震、狂风、大火饥荒等灾难。因此,京城民生凋敝、百业萧条。据旧志记载,当时人们甚至敲碎佛像、佛具,把那些涂着朱漆或贴着金银箔的木头堆在路边,充当柴薪贩卖。京城已经衰败到这般地步,罗生门修缮之类的工作,当然没人管。如此荒废不堪的罗生门,倒成了狐狸及盗徒的最好栖身处。最后,竟然演变到连那没人认领的尸体都拖到罗生门来丢弃。因此,日落西山后,这里散发一种阴森的感觉,谁也不想踏进罗生门附近一步。
另一方面,不知从哪里飞来一大群乌鸦,聚集在城门上。白天,无数的乌鸦在上空盘旋,绕着城门高耸的鸱尾边飞翔边啼叫。尤其当城门的上空被晚霞映得一片通红,一只只的乌鸦如同撒在天空的芝麻般清晰可见,而乌鸦当然是为啄食城门上的死人肉而来。——不过今日,也许天色已晚,看不见任何一只乌鸦。只有在坍塌的裂缝中长出杂草的石阶上,可以看到许多白点斑斑的鸦粪。仆人身着褪色的藏青色袄衣,一屁股坐在七级石阶的最上阶,一边抚摩右颊上冒出来的大痤疮,一边茫茫然望着雨中的景色。
方才提及“仆人正在躲雨”。其实,纵使雨停了,仆人也无处可去。倘若平常的话,他当然是赶紧回主人家去。不过,主人在四五天前才将他解雇。正如前述,当时京都街町凋敝不堪。现下连这个长年雇用的仆人也被主人给辞退了,事实上就是这一波民生凋敝的小小余波罢了。因此,与其说是“仆人正在躲雨”,毋宁说是“困在雨中的仆人,无处投身,走投无路”来得适切。而且今天的天气也深深地影响这个平安仆人的Sentimentalism。从申时开始降落的雨水,至今仍无停歇之势。因此,仆人无论如何也不得不想一想明天该如何撑过去?——换言之,从刚才茫茫然地听着朱雀大道上的落雨声,一边思索在这走投无路的状况下,好歹也得想出个办法来啊!
大雨笼罩罗生门,哗啦哗啦的雨声从远而近传过来。天色逐渐昏暗,仰头一看,只见罗生门顶上斜探出去的屋瓦,支撑着沉甸甸的乌云。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

[晦暗]冲着罗生门的大名去的,结果发现此罗生门非彼罗生门,原来是竹林中,改编的名气较大,令我期待万分,看了一下,其中就几篇比较有意思,那什么河童的看不懂到底想做什么,比较喜欢橘子那个,还有推矿车,总体来说一般

[没看出好在哪里]芥川龙之介的“罗生门”在我看来,并不会比“伊索寓言”“格林童话”或者“庄子”“韩非子”等寓言类作品来的更特别,说的过分一点,看看“故事会”甚至“知音”也能存在一些类似的理解。当然,就像我之前体会的那样,人性千百年来没有什么变化,描写人性的文艺作品,最后大都表达类似东西,只是表现手法不一样罢了。

[如何杀死一只河童]芥川龙之介的《罗生门》小说集再版,最引人注目的当然是同名小说《罗生门》。即便是大师黑泽明改编的电影,还是三船敏郎塑造的盗贼多襄丸,也不能掩盖原著的光芒和伟大,它描述了一个小人物在尸体遍地的罗生门的见闻,从一开始看到恶行惊愕不能自持,到意识到“不为恶,难生存”,最终成为恶的一部分,他找不到回去的路,也不知道去向何方,作恶与受罚交织在一起的人生,人与恶龙互相凝视、融为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