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村上春树

编辑:90wx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18-01-09 10:33:07 阅读: 1390次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村上春树

基本信息

书名:《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
外文书名:色彩を持たない多崎つくると、彼の巡礼の年
作者村上春树
施小炜(译者)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第1版(2013年10月1日)
页数:未知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44268417
ASIN:B00FIG7KIQ
版权:新经典发行

编辑推荐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是村上春树关于成长、关于自我认同的深沉之作,更是一次对生命的反思:对心底深处的伤痛,是遗忘还是直面现实?村上春树自我解读道:“人若真的受伤,通常会无法直视伤口,想隐藏它忘却它,把心门关起来。这是一个成长的故事。要成长,伤痛就得大一点,伤口就得深一点。”

名人评书

人若真的受伤,通常会无法直视伤口,想隐藏它忘却它,把心门关起来。这是一个成长的故事。要成长,伤痛就得大一点,伤口就得深一点。——村上春树
真相裹挟着“痛”与“善”,未解而又不该解开的秘密若隐若现。然而就如沙罗对多崎作所说,“即使记忆可以隐藏,历史却无法更改”。的确,过去一直存在于某处,总有一天得鼓起勇气迎上去。即便那过去中满是不解之谜,也要勇敢面对。村上春树大概是想对读者这样说。——佐佐木敦(早稻田大学教授)
村上春树的文学已成为现代日本文学的代表。——Robert Campbell(东京大学教授)
如何战胜痛苦,是遗忘还是直面现实?村上春树和我们的心灵的巡礼之旅,才刚刚开始。——横尾和博(文艺评论家)
正是这个直视过去的伤痛,试图重塑人生的多崎作,让我产生了共鸣。——吉村千彰(《朝日新闻》编委)



媒体书评

从《没有色彩的多崎作》中,可以看出作者刻意采取了克制的态度,他也许是怀着痛苦,希望通过“创造有形的东西”,来描绘出意欲前行的人们的姿态。——《读卖新闻》
被村上春树比作《挪威的森林》的新作,反映现实人生的因缘际遇,带领读者进入他擅长的生死二次元课题。——《中国时报》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主要表现从团体中脱离出来的人生的困苦,不像《1Q84》一样让人感觉用力很深,容易与读者产生共鸣。——《南方都市报》





经典语录及文摘

从读大二那年的七月起,直到次年一月,多崎作几乎只想着死这一件事。其间他迎来了二十岁生日,但那道刻痕没有任何意义。在那些日日夜夜里,自我了断对他来说似乎最为自然、合情合理。他至今仍不明白为何那时没有迈出最后一步。那个时候要跨越隔断生死的门槛,分明比吃下一只生鸡蛋还简单。
作没有尝试自杀,或许是因为死的念头太纯粹太强烈,与之相配的死亡方式无法在内心世界呈现出具体的意象。不如说具体性是次要问题。假如当时在伸手可及之处有一扇通向死亡的门,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推开。不必深思熟虑,那可以说就是日常生活的延续。但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他没有在近旁找到那样一扇门。
也许那时死去就好了,多崎作常常想。那样的话,自己所处的这个世界就不存在了。那似乎是件诱人的事。眼前这个世界不存在了,这里被视为现实的东西变得不再真实。自己对这个世界来说已然不复存在,同样,这个世界对自己来说也将不复存在。
然而同时,作并不明白为何那时一定要把自己逼向死亡的境地,直至咫尺之间。就算有具体的理由,可对死的憧憬为何拥有那般强大的力量,居然纠缠自己将近半年之久?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

[喜欢村上的文字风格]很容易看的一部小说,很快就看完了。多崎作的追忆往昔让人想起一部类似的小说,渡边淳一的《魂断阿寒》,同样是被抛弃的故事。可见几乎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都有那么些不得解的问题啊,只不过有的人的疑惑已经影响到了他以后的人生,所以要回过头去再去弄明白。多崎作认为自己在五人团体中是个没有色彩(个性)的存在,可是其他四人从没有那么认为。这让我想起篆刻课时老师评论当今篆刻界刻意求新以为创意、个性而鄙视从古印中慢慢学习的方法。并不是能看到的都是色彩、个性,看不到的就不是色彩。从彩虹里人类只能看到七种颜色,可是在皮皮虾的眼里就

[我们的追寻找回之旅]仿佛一开始就为故事铺上了一层神秘色彩,吸引着读者去找寻事件的源头,可我认为这毕竟不是一本推理悬疑小说,而是一部纯文学作品,于是事件最后的真相随着情节的发展,会逐渐发现它其实并不重要了。而之所以喜欢这本书,我想是因为被书中人物在迷茫中成长和逐步探索的历程所吸引,被书中细致精准的心理情感描述所击中。记忆或许可以掩盖,但是历史却无法改变,并不是一切都消失在了时间的长河里

[村上的小说教会了我什么?]村上的这本小说告诉我们最大的真相就是没有真相,或者说没有一个现成的具有实体性存在的真相在某处等着寻找它的人,毋宁说每一次寻找本身就是那个真相,寻找真相的人每一个身姿的转换,每一次低吟浅笑都在参与着那个真相,多崎作寻找十六年前真相的过程实际上是他重新认识自己的过程,至于谁强奸了白,又是谁杀死了白之类象征的乃是人生的根本谜团-----根本无法揭开因而永难释怀的谜团,让我们带着这些谜团重新启程,毕竟自己的道路要靠自己走下去,即便这路是那么地前途未卜,不过说起来又有谁知道一条路究竟会通向何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