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坛圣手吴湖帆》戴小京

编辑:千味书屋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19-03-15 04:35:38 阅读: 500次
《画坛圣手吴湖帆》戴小京

基本信息

书名:《画坛圣手吴湖帆》
作者戴小京
(作者)
出版社上海书画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2年5月1日)
页数:144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7547903509,9787547903506
ASIN:B008RJJO7Q
版权:上海书画出版社

编辑推荐

吴湖帆的画,负海内外硕望,苍浑萧疏,不拘一格而空灵超逸,妙具化工,对之似读前人烟柳斜阳之什,濯涟净植之图,觉峦气葩芬,拂拂从十指间出,为之尘襟俱涤。
这本《画坛圣手吴湖帆》由戴小京著,适合艺术爱好者阅读。





目录

前言
小引
壹金色的艺术摇篮
贰画学之舟起锚
叁驻足海上画坛
肄绿遍池塘草
伍气度恢弘的一代宗师
陆为伊消得人憔悴
柒神州光复古鼎归
捌霎时锦绣江山出
玖千秋笔墨在人间
吴湖帆书画作品


经典语录及文摘

吴湖帆的画,负海内外硕望,苍浑萧疏,不拘一格而空灵超逸,妙具化工,对之似读前人烟柳斜阳之什,濯涟净植之图,觉峦气葩芬,拂拂从十指间出,为之尘襟俱涤。
年来坊间出版了好多种记述画家的专书,如郑板桥、赵捞叔、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徐悲鸿等,都属图文并茂,风行一时。深惜对于吴湖帆,各报刊虽有一些介绍,可是东鳞西爪,看不到那茫洋穷乎玄间的统体。我友戴小京有鉴于此,凭他对于湖帆的探讨和研究,垂若干年之久,举凡湖帆的作品,十之七八,曾经过目;举凡与湖帆相交往的人士,遍谒咨询,写成札记,得五万余言,并不弃葑菲,请我有所增益,以收补苴罅漏,张皇幽眇之功。我和湖帆居同乡里,又复共砚于草桥学舍,是相契相知的,当然义不容辞。小京又谓:最近期间拟把这书付诸手民,请撰一前言以弁首。我初颇有难色,卒亦勉允其请了。
在画坛上,一致推崇湖帆的画,以气韵胜,这一点是肯定无疑的。但我认为气韵尚得分之为二,气是笔之所施,而墨之所蓄,这个境界,仅仅是基本功而已,不难达到的。至于韵,那就非腹有诗书不可。积年累月,沉浸于葩骚汉魏三唐,涉猎于梦窗屯田的长短旬,从恬吟密咏中,挹取其清晖芳泽,然后宣泄于尺缣丈幅,便具春云卷舒,游丝自袅之致,有不期然而然者。湖帆工倚声,有《联珠集》、《佞宋词痕》刊行,此韵之所从来,那就是基本功外的基本功,不是轻易可就的。在观画方面来谈,一般所谓悦目赏心,我亦认为悦目和赏心,也当一分为二,那敷红滴翠,倾动炫转,那是取悦于一瞬,经不起一再的考验。画梅题旬,前人不是有着“触目横斜千万朵,赏心只有两三枝”么?千万和两三数字的差距有如此,那难度之高,也就不言可喻的了。湖帆之画,既得骊龙之珠,复合延津之剑,举世能有几人。
湖帆画山水,我曾亲睹其挥毫,初以巨笔洒水纸上,稍干,乃以普通之笔蘸淡墨略加渲染,而云气滃然出岫迂绵,不可名状,不啻造化之权给他掌握了。他的画荷,叶叶花花,设色运墨,有全湿时为之,有半干时为之,有全干时为之,信手拈来,似不那么费力。在旁学他的,神情潜注,兀是跟不上他操作的变幻,未免有窥夫子的门墙,莫由深入夫子的堂奥之感。
也可以这样说,湖帆之所以为湖帆,具备三种条件:一、书画的兼擅,二、鉴别的高超;三、收藏的富赡。三者参互错综,交相为用,这也是世罕其匹的,因此徐邦达从赵叔孺、陆抑非从陈迦庵、杨石朗从贺天健,最后三人均叩吴氏梅景书屋之门,有如百川滔滔,朝宗溟海了。
这部《吴湖帆传》的问世,和湖帆历来所刊若干种的画集相表里。我自忘谫陋,谬抒芜见,以求正于海内大雅,给湖帆更隆崇的地位,这也许是戴小京和我抱着同一的愿望吧!
丁卵初秋郑逸梅撰于纸帐铜瓶室
时年九十有三

版权页:



插图:



1894年(农历七月初二日),正值震撼世界的中日甲午战争爆发之际,吴湖帆诞生于苏州南仓桥一个累世簪缨之家。
翼燕——作为吴湖帆最初的得名——是具有深意的。因为时局艰难,国事陵替,这个江南望族便在他们后辈身上寄托了让他将来继承祖业、屏护边陲的厚望。。待稍长后他又更名为万,取字通逡,又字东庄,而湖帆一名,则是以后作书画时才署用的。
吴湖帆是愙斋先生吴大潋文孙。吴大潋系晚清大吏,甲午战争的主要指挥者之一,曾历官山、陕、两河、湖、广巡抚。尝受命办理西北边防,因珲春黑顶子久为俄入侵占,于1885年会俄使查勘侵界,援咸丰旧界图立碑五座,并于所建铜柱上自篆铭日:“疆域有表国有维,此柱可立不可移。”于是侵界复归中国,一时朝野交口称誉。1892年,中日开衅,吴大潋以湖南巡抚之身请缨,旋领兵部尚书衔率湘军出关。1895年与日军战于海城,为日军所败。兵败之初,清廷震怒,欲重办其罪,因得新军袁世凯诸重臣力保,遂置不问。不久便回到了故乡苏州。
吴大潋兄弟共三人,其兄大根原为吴湖帆嫡祖,因吴大潋之子九岁时在大潋广东任上夭折,便过继吴湖帆以承香火。吴湖帆原尚有一弟名翼鸿,可承大根家业。不料翼鸿三岁时惊风而死,于是大根、大潋兄弟共一孙,吴湖帆成为两房的兼桃子。
吴大潋雅好文艺,于鉴赏、诗文、书画皆有深研,而尤以大篆为胜。他为官近二十年,虽视学赈荒,治河巡边,筹屯戎马,足迹未尝一日闲,却仍然编撰了大量论著。如《说文古籀补》、《古玉图考》。《恒轩吉金录》、《愙斋集古录》、《愙斋诗文集》、《十六金符斋印存》等,大都为古文字和书法方面的重要著作,在近现代艺文领域里产生过重大影响。
吴大潋在任时有直声,名士多归之。当日幕府就有王同愈、陆廉夫诸人。退归林下后,一度任龙门书院院长,后又与苏州顾鹤逸结“怡园画社”。“怡园画社”者,以顾鹤逸曾居台州,而“怡”则取“心在台州”之意。于是一时东南俊彦如吴昌硕、金心兰、翁尹若、倪墨耕等均为社友,在苏州形成了一个文士群,皆志深笔长、梗概多气之士。这些,对吴湖帆的成长造就了极为有利的氛围。他童年的艺术摇篮编织得如此精美,条件如此的得天独厚;然而更为重要的是他在人品上受到的熏陶,前辈们的思想和品行在他心灵上留下了终身难以磨灭的烙印。
“我祖父罢官后十分清贫,过着鬻字画,售古铜器自给的日子。但他甚重名节,从不愿启叩权势者之门的。”后来吴湖帆在回忆吴大潋时经常这么说。长成后的吴湖帆颇具祖上遗风,喜交游,坐客常满,人比之孔北海。朋友困顿不惜倾囊相助,而自己则每甘于淡泊,虽处困窘也不愿受人之施。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

[重新认识吴湖帆]到了重新认识吴湖帆的时候了。

戴小京的书,戴小京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