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为民:土地、生命和阳光的印象》李放

编辑:千味书屋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19-03-15 03:37:59 阅读: 397次
《孙为民:土地、生命和阳光的印象》李放

基本信息

书名:《孙为民:土地、生命和阳光的印象》
丛书名卓越之路
作者李放
(作者)
出版社天津杨柳青画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09年1月1日)
页数:119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7807383623,9787807383628
ASIN:B001PRQ5CY
版权:天津杨柳青画社

编辑推荐

阅读《孙为民:土地、生命和阳光的印象》,你能感受到孙为民画笔下的土地、生命和阳光的印象,领略他人生的卓越之路。




作者简介

李放,著名作家、藏书家、艺术评论家、电视节目策划人。《唯美至上-中国艺术家之最丛书》总策划、总撰稿。著有多卷本《唯美至上一中国艺术家之最丛书》、《进攻、进攻、再进攻-2006年世界杯永久珍藏版》和《都云画者痴,谁解其中味》等书。其中《唯美至上-中国艺术家之最丛书》为目前国内最为畅销的艺术类图书之一。被誉为“大众版的中国美术史”。《进攻、进攻、再进攻一2006年世界杯永久珍藏版》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世界杯力作”,文采飞扬,让人爱不释手。作者还拥有个人藏书数万册。广泛涉猎文学、艺术、收藏、社会学、哲学、军事学、体育等诸多领域。为中央电视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凤凰卫视、旅游卫视等各省、市卫视策划电视节目二百余部。在搜狐网、雅昌网及《美术》、《光明日报》、《北京青年报》、《足球》、《周末画报》、《中国商报》、《海峡时报》等报刊发表各类文章千余篇。


目录


站在十字路口上
油画故乡的激情之旅
光与影构成的世界
人文主义和自然主义
成长的岁月
生命的律动
回忆是生命的倒影
并未荒废的光阴
现实主义之路
迎着黎明的晨曦启航
大事年表


经典语录及文摘

很高兴这本《土地、生命和阳光的印象·孙为民》即将和广大读者见面了。屈指算来,这是我写的艺术类书籍的第十本,也是非常用心写的一本书。这本书主要是对中央美术学院原副院长、著名画家孙为民的艺术特色进行评述,并穿插了很多精彩故事。相信读者读后会对孙为民的卓越之路,丰富人生有一个更深入的了解。
自从1984年,孙为民考取中央美院油画系研究生以后,他的人生履历可谓顺风顺水,毕业后留校任教,先后担任油画系副主任、主任。从1996年起,他还担任中央美院主管教学的副院长,前后达七年之久。也就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到九十年代初,孙为民以其独具面貌的创作成为我国新古典主义油画的主将之一。如果新古典主义这条路孙为民继续走下去,很有可能风景这边独好。但随后孙为民的选择却出乎人们的意料。正是这种出人意料引起了我的极大关注。
他一改以往的写实画风,而用近二十年的努力开启了“中国乡村印象派”大门。而他笔下的山山水水我也几乎都曾经走过。那是2005年初秋,我和著名油画家杨飞云、李贵君、朱春林等人一起到河北蔚县深山里写生。一到驻地,我们就迫不及待地坐上李贵君的越野吉普,融入周围的山山水水。那幽深险峻的地峡、高低起伏的旷野、蜿蜒曲折的土路以及笼罩在夕阳下的农合、炊烟、木轮大车和老农民身上的粗布衣裳,这些都会勾起你一种要表现的冲动,无论是用文字还是画笔。而京郊的山水都是我和最要好的几位同学游遍的。纯粹的友情和纯粹的山水交融,美妙的回忆也变成一幅幅风景。还是要感谢孙为民,他有关蔚县和京郊的创作,总是让我倍感亲切。
写这本书的时候,也正值我又一次沉浸在古典音乐中无法自拔。生活中除了音乐还是音乐,当然还有孙为民画笔下的土地、生命和阳光的印象,但我还是想把这些印象都化作一串串音符,自然地流淌出来,其实真正意义上的美是可以通灵的,看过我这本书后,或许你会有此同感。

插图:





站在十字路口上
题记:勃拉姆斯《d小调钢琴协奏曲》在汉诺威首演失败。几天后。第二次演出依旧失败。他在一封谈到此事的信中说:“第一次演出在演奏者和观众中没有激起任何激情,没有一个听众去看第二次演出,没有一个演奏者面带表情。第二次演出,终场时有三双手极其缓慢地拍动,但清晰无比的嘘声四起,阻止这样的表示。失败对我毫无影响。无论如何,我只是在进行实验探索道路。”勃拉姆斯这位人类历史上屈指可数的大作曲家似乎无视人们的嘘声和嘲笑。哪怕这种嘲笑来自同他一样伟大的瓦格纳和差不多伟大的李斯特。十九世纪中叶的时候,音乐上,勃拉姆斯希望回到贝多芬时代。绘画上,安格尔希望回到拉菲尔时代。这种古典主义回归思潮与当时的主流艺术思潮似乎格格不入。而这两位伟大艺术家所站的十字路口,荆棘密布,乱象丛生。一般说来,人站在十字路口上。不知道路向何方的时候,会非常的茫然。而当一条路已经趟成通天坦途的时候,往往步履会无比坚定沉着,一往无前。而孙为民恰恰不是这样。孙为民儒雅谦和,思维缜密,是一位典型的理性主义者,但在他的谈吐和作品中,却充满了激情,充满了变革的力量。
自从1984年,孙为民考取中央美院油画系研究生以后,他的人生履历可谓顺风顺水。毕业后留校任教,先后担任油画系副主任、主任。从1996年起,他还担任中央美院主管教学的副院长,前后达7年之久。也就是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初,孙为民以其独具面貌的创作成为我国新古典主义油画的主将之一。如果新古典主义这条路继续走下去,很有可能风景这边独好。但随后孙为民艺术之路的选择却出乎人们的意料。
但在谈及新古典主义油画的时候,孙为民还是充满感情:“我本人非常喜欢古典主义的写实绘画。儿时特别在初中阶段,受的是俄罗斯一些古典大师的影响,后来出国考察,看了很多的博物馆,看到很多大师作品。我发现在绘画里面,写实绘画具有永恒性,只要人类存在,写实绘画就不会没有。因为写实绘画是表现这个世界真实存在,由形到精神上的一切的体验,是人和人之间最熟悉,最深刻,最内在的一种交流,从宏观到微观,都能做到无限表现。而写实绘画所展现出来的美,也是别的绘画形式无法比拟的。欧洲最核心的就是写实绘画。虽然,后来也出来各种派别,但是都是在写实绘画的这个根上发展出来的,所以如果没有写实绘画,欧洲就没有后来这么多艺术派别。”
连当代最伟大的知识分子艾科在他的《美的历史》一书中也指出:“新古典主义是对旧制品位的反动,令人神清气爽。但同时也在追求一种确定的、却又因为确定而流于僵硬束缚的规则。”
孙为民对新古典主义也有着明确和清醒的认识,1987年,孙为民中央美院研究生毕业论文题目是《新古典主义及其启示》,这篇论文现在依旧被视为探索油画技术演进的重要文献。他在文中提出:“谁也无法摆脱传统,哪怕是发誓要与传统决裂的人。如果不是首先受到传统熏陶影响和依附,也就无须决裂。所谓反传统,那是一种传统发展到头所造成的一种物极必反的心态,另寻理论,另辟蹊径。”他认为,“任何一种艺术传统,越是丰厚博大,就越有演变条件,就越是给新的起点和发展提供更大的可能性。”正是基于这种思想也为孙为民日后改变画风埋下了伏笔。
著名艺术评论家余丁在《新古典风艺术》中,有对孙为民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初期的艺术较为准确的评价:“在孙为民那些朴素的乡村题材中,始终保持着一种高贵的趣味。如《红头发的姑娘》、《冬日午后》、《雪夜》等作品都明显带有古典油画的因素,在这些作品中人物姿态安静,细节变化比较微妙,造型严谨而有种未经雕饰的自然美,画面上很少有轻快线条造成的运动感,而更多的是浑厚的纵深空间和物象体积。”
在孙为民眼里,虽然现代艺术方兴未艾,但其还是无法真正取代写实绘画。因为写实绘画是对现实生活体验,通过这种体验,能感觉到生命是怎么发展过来的。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有时会体现得特别深刻。写实绘画不是一种空洞的口号和样式的转换,而是在一种带有思想性、情感性、技艺性的深化,是一种理想境界的追求。而如果没有技艺,孙为民认为那就不是艺术。艺术应该永远有一些探究不完的,别人感受不到的,别人做不到的那种大境界,而只有深入这种境界中,画家才能获得真正研究和探索的乐趣。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

[不咋地]是别人写孙的传记性质的书不是孙自己出的书所以要研究孙为民的别买了

[喜欢孙老师的画]这本书非常好,印刷精良,讲述具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