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野仙踪》莱曼·弗兰克·鲍姆

编辑:千味书屋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18-11-25 10:29:44 阅读: 707次
《绿野仙踪》莱曼·弗兰克·鲍姆

基本信息

书名:《绿野仙踪》
丛书名最能打动孩子心灵的世界经典童话
作者莱曼·弗兰克·鲍姆
(作者),薛瑾(插图作者),马爱农(译者)
出版社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2年7月1日)
页数:115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7514807551,9787514807554
ASIN:B008V8V5IO
版权: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编辑推荐

《最能打动孩子心灵的世界经典童话:绿野仙踪》不仅受到少年儿童的喜爱,成年读者也会读得津津有味。说这部书是雅俗共赏、老少成宜,绝非溢美之词。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莱曼·弗兰克·鲍姆(BaumLF.)译者:马爱农


目录

第一章龙卷风来了/1
第二章见到芒奇金人/4
第三章多萝西救了稻草人/12
第四章穿过树林的小路/17
第五章救了铁皮伐木工/22
第六章胆小的狮子/28
第七章去见大魔法师奥兹的路上/32
第八章有毒的罂粟田/36
第九章田鼠女王/42
第十章看门人/47
第十一章奇妙的奥兹城/52
第十二章寻找邪恶的西方女巫/60
第十三章援救/70
第十四章带翅膀的猴子/74
第十五章发现奥兹的秘密/78
第十六章大骗子的魔法/85
第十七章气球是怎样上天的/89
第十八章去往南方/93
第十九章遭遇打人树/97
第二十章精致的瓷人国/101
第二十一章狮子成了百兽之王/105
第二十二章考德林之国/108
第二十三章格林达满足了多萝西的愿望/111
第二十四章终于回家了/115


经典语录及文摘

《绿野仙踪》(原名《奥兹的奇特男巫》)是美国作家莱曼·弗兰克·鲍姆(1856—1919)的著名儿童文学作品。它问世于1900年,立即闻名遐迩。1901年,它以音乐喜剧的形式在芝加哥上演。1939年它又被改编为电影剧本,成为影坛杰作。此后续书不断,如《奥兹的奥兹玛》《通往奥兹之路》《奥兹丢失的公主》等。在作家逝世以后,还有别的作者撰写“奥兹”系列的续书。但平心而论,不管这个系列小说有多少本,写得最成功的还是《绿野仙踪》本身。
《绿野仙踪》写的是堪萨斯州的小姑娘多萝西的故事。她和她的小狗托托被一阵威力无比的龙卷风吹到了奥兹国,为了回到家乡,回到收养她这个孤儿的亨利叔叔和艾姆婶婶身边,她遇到种种惊险,经历了干辛万苦。在她的漫长旅程中,不断有一些新的伙伴加入进来。其中有一心想要得到能够思索的脑子的稻草人,有一味想要一颗活跃的心的铁皮伐木工,还有拼命想要获得勇气的胆小的狮子。他们在加入这个队伍以前,各有各的遭遇,现在却成了亲密的旅伴。他们患难与共,喜悦同享,一起经历了那些不可思议的奇特事件,最后都实现了各自的心愿。故事曲折动人,人物个性鲜明,令人手不释卷。
作品的一个特点是审美因素和教化因素的完美统一。尽管是童话,但绝非胡编乱造,而是差不多每个细节都严格遵循生活的逻辑。例如,稻草人身体里面塞满了稻草,因而他不用吃喝,不用睡觉,也不怕拍打挤压,但是他害怕一样东西,那就是一根划着的火柴。铁皮伐木工挥舞利斧,本领不小,但他有个弱点,就是不能哭泣,一哭就必须立刻把眼泪擦干,给关节上油,否则泪水会使铁制下巴的关节生锈,无法说话。诸如此类来自生活的细节令人信服,加之那些奇特怪异、绚丽多姿的景物描写,很自然地就会深深吸引住读者。随着故事的逐步展开,读者会由衷地爱上这些历险的旅伴,与他们同呼吸共命运。这便是审美因素的魅力。
在作品中,与审美因素融为一体的是教化因素。这些过去经历各异的人物为什么能够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呢?他们靠的是什么?靠的是相互之间的同情爱护,团结一致的顽强奋斗。遇到沟壑,狮子便把其余的伙伴一个一个背过去;遇到更宽的河沟,铁皮伐木工砍倒一棵大树,横下来当做桥梁:遇到个头比狮子还要大的怪兽穷追不舍,稻草人想出主意,在怪兽正要过桥时让伐木工把深沟这边的树梢砍断,使桥坠入沟底。更加难能可贵的是,这些旅伴中不论是谁遭了难,其他人都不会坐视不管、弃之而去。例如,他们误入了有毒的罂粟田,多萝西和狮子都被熏得昏睡不醒,稻草人和铁皮伐木工因为不是血肉之躯,还保持清醒,便用手搭成椅子抬走了多萝西。即使是硕大无比的狮子,他们也决不放弃,而是做了一副足够大的担架,召唤无数友好的田鼠来帮忙拉纤,终于使狮子安然脱险。当邪恶的西方女巫召唤大群带翅膀的猴子把铁皮伐木工和稻草人分别摔坏和拆散、把多萝西和狮子分别奴役和囚禁时,多萝西趁女巫熟睡之际,偷食物给挨饿的狮子吃。在多萝西消灭了西方女巫、和狮子同获自由时,他们也没有丢下铁皮伐木工和稻草人不管,而是求助当地人把他们重新修复。正因为这一伙旅伴结成了生死之交,在多萝西还没有回到家乡时,各自已有圆满归宿的同伴还是不愿与她分手,执意要伴送她回家。这些描写是十分感人的,毫无疑问,我们可以相信它们会在儿童幼小的心灵里播下真善美的种子,并且期待种子的发芽、生长。
作品的另一个特点是童话描写和人情世态的有机融合。读过《绿野仙踪》的人都不会忘记其中关于绿宝石城及其统治者奥兹国王的故事。这个城和这个国王都具有浓郁的神秘色彩,进入这个城的人都必须戴上一副特制的眼镜,否则眼睛便会被灼伤,城里所有的东西都是一种色彩——绿色。国王奥兹深居宫内,他的臣民是见不到他的,即使是多萝西一行外来的客人要觐见他,也要预约时间,层层通报。好不容易同他见面时,出现在觐见者面前的奥兹也是千变万化的,有时是一头可怕的野兽,有时是一个美丽的女人,有时是一团燃烧的火球,有时则干脆是空无一物。直到谜底揭晓,我们才知道,高贵无比的国王奥兹不过是一个蹩脚的魔法师,所谓绿宝石城其实并非绿色,人们之所以看上去一片绿色,不过是因为戴上了绿色眼镜的缘故。国王本人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小个子男人,可怕的野兽也好,美丽的女人也罢,乃至燃烧的火球等等,不过是他玩弄的道具。正因为这些都是骗局,所以他才需要离群索居,不可轻易示人,以维持他的无上的权威。这虽然是童话,难道不是写出了某种人情世态吗?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崇拜帝王,崇拜神灵,崇拜权势,崇拜金钱,这些其实也不过是被人戴上了有色眼镜,看人在玩弄道具而已。
从作品中,我们还可以看到民间文学的显著特点。民间文学口耳相传,往往采取反复吟唱的形式。这在《绿野仙踪》里也表现得比较明显。例如,奥兹以杀死邪恶的西方女巫为交换条件,承诺满足这一行人各自的要求,于是我们便读到这样的描写:
“如果我们做不到呢?”小女孩问。
“那我就永远没有勇气。”狮子说。
“我永远没有大脑。”稻草人也接上一句。
“我永远没有心。”铁皮伐木工说。
“我永远见不到艾姆婶婶和亨利叔叔了。”多萝西说着,就哭了起来。
这是在出发去杀死西方女巫前他们的议论。
“是啊,”伐木工说,“我终于要得到我的心了。”
“我要得到我的大脑了。”稻草人高兴地说。
“我要得到我的勇气了。”狮子若有所思地说。“我要回到堪萨斯去了。”多萝西拍着手大声说。
这是在杀死西方女巫后准备回绿宝石城时他们的议论。
“你许诺说,等邪恶的女巫被杀死后,你就把我送回堪萨斯去。”小女孩说。
“你还许诺给我大脑。”稻草人说。
“你还许诺给我一颗心。”铁皮伐木工说。
“你还许诺给我勇气。”胆小的狮子说。
这是回到绿宝石城后他们在向奥兹要求兑现他的诺言。
这样的写法在民间文学里屡见不鲜,它不仅不会显得重复而令人感到厌烦,相反它别具一格,让人加深印象。
正是由于《绿野仙踪》有以上这些特点,它不仅受到少年儿童的喜爱,成年读者也会读得津津有味。说这部书是雅俗共赏、老少成宜,绝非溢美之词。

版权页:



插图:









第一章龙卷风来了
多萝西和她的亨利叔叔、艾姆婶婶一起生活在堪萨斯大草原上。叔叔是个农夫,家里的房子很小。四面墙加上屋顶和地板,构成了一间屋子。里面有一个锈迹斑斑的炉灶,一个碗柜,一张桌子,三四把椅子,还有两张床:亨利叔叔和艾姆婶婶的大床,多萝西的小床。没有顶楼,也没有地窖,只有地上挖的一个小洞,被称为龙卷风地窖,每当那种威力无比、摧毁一路所有建筑物的大旋风刮来的时候,全家人就躲到里面去。屋子中央的地上有个活板门,有一架梯子通向下面那个黑糊糊的小洞。
多萝西站在门口,朝四下张望,周围什么也没有,只有一望无际的灰色大草原。无论朝哪个方向望去,平坦的旷野一直延伸到天际,看不见一棵树、一座房屋。太阳把犁过的土地烤成了焦灰色,地面裂开一道道细纹。草也不绿了,太阳把高高的茅草尖都烤得焦枯了,看上去到处都是一片灰色。
艾姆婶婶刚来这里的时候,是个年轻漂亮的新媳妇。太阳和大风把她也改变了,她现在又瘦弱又憔悴,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孤儿多萝西刚来到她身边时,艾姆婶婶被这个小女孩的笑声吓坏了。每次多萝西那欢快的笑声传到她耳朵里,她总会惊叫起来,用手捂住胸口,不明白她怎么就能发现好笑的事情。
亨利叔叔从来不笑。他从早到晚辛苦地干活儿,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欢乐。他整个人也是灰色的,从他的长胡子到粗糙的大靴子。他总是板着脸,看上去很严厉,也很少说话。
是托托给多萝西带来了欢笑,使她没有像周围的其他东西一样变成灰色。托托是一只小黑狗,长着一身丝绸般的长毛,在滑稽的小鼻子两边,一对小黑眼睛闪烁着快乐的光芒。托托整天玩耍,多萝西陪着它一起玩儿,并且从心底里喜欢它。
不过,她们今天没有玩儿。亨利叔叔坐在门槛上,焦虑地望着天空,天空比往常更灰暗了。多萝西抱着托托站在门里,也抬眼朝天空望去。艾姆婶婶在洗盘子。
从远远的北方传来一阵低沉的、呼啸的风声,长长的茅草在风暴来临前像波浪一样翻滚起伏。这时南面又传来尖厉的呼啸,他们转头一看,只见那个方向的茅草也朝这边起伏翻滚。
亨利叔叔猛地站起身来。
“龙卷风要来了,艾姆,”他大声对妻子说,“我去照看一下牲口。”他朝关着母牛和马的牲口棚跑去。
艾姆婶婶丢下手里的活儿,跑到门口。她只看了一眼,就知道危险近在眼前。
“快,多萝西!”她尖叫道,“躲到地窖里去!”
托托从多萝西的怀里跳出来,躲到了床底下,小女孩跑去抓它。艾姆婶婶完全吓坏了,一把掀开地上的活板门,顺着梯子爬进下面的小黑洞里。多萝西终于抓住了托托,也跟着婶婶跑过来。可她没跑几步,风中就传来一声尖厉刺耳的呼啸,房子剧烈地摇晃起来,多萝西站不稳了,一屁股坐在地上。
接着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

莱曼·弗兰克·鲍姆的书,莱曼·弗兰克·鲍姆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