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树上的外婆(注音版)》刘纳新

编辑:千味书屋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18-08-06 09:43:46 阅读: 700次
《苹果树上的外婆(注音版)》刘纳新

基本信息

书名:《苹果树上的外婆》
丛书名国际大奖小说
作者刘纳新
米拉·洛贝(作者),祖西·魏格尔(插图作者),张桂贞(译者)
出版社新蕾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5年10月1日)
页数:168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7530763001
ASIN:B073LWR959
版权:新蕾出版社

编辑推荐

纪念《苹果树上的外婆》出版五十周年
奥地利国家儿童与青少年文学奖
米拉·洛贝作品中被翻译出版次数多的一部



媒体书评

这本书传递出的理念不仅仅体现在愿望是可以实现的,更重要的是,它使想象空间与现实世界能够交织在一起,彼此补充,互相丰富。魏格尔绘制的大量黑白插图更是锦上添花,从视觉方面完美印证了这一点。
——奥地利国家儿童与青少年文学奖评审委员会


作者简介

米拉·洛贝
犹太人,出生于德国,后定居奥地利。她创作了近百部作品,是德语地区家喻户晓的儿童文学作家,曾两次获得国际安徒生奖提名,多次获得奥地利国家儿童与青少年文学奖,在奥地利甚至设有以她名字命名的奖项。
《苹果树上的外婆》自1965年出版以来,已成为公认的德语儿童文学经典作品,半个世纪畅销不衰。同时,它也是米拉·洛贝作品中被翻译出版次数多的一部,深受世界各国小读者的喜爱。
祖西·魏格尔
生于1919年,大学毕业后曾为报刊杂志绘制插图,二战后作为自由插图艺术家回到奥地利。其作品曾荣获国际安徒生插画奖提名,维也纳插画奖,教育艺术部促进奖等众多奖项。她几乎只为米拉洛贝的书籍绘制插图,二人合力创作的图书已经成为奥地利儿童文学的品牌代表。


目录

安迪有了外婆
恼人的听写
去草原套野马
不可思议的海上旅程
新来的老奶奶
奇妙的储蓄袜子
奶奶的心事
幸福的安迪


经典语录及文摘

安迪坐到母亲身边。
“为什么我们家没有外婆和奶奶呢?”他问。
“以前告诉过你的呀,安迪!当你父亲还小的时候,奶奶去世了。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后来在你出生前不久,外婆也去世了。”
“这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安迪说。
母亲轻轻地拍了一下贝洛,表示它的毛已经梳理完毕。母亲把安迪抱在怀里问:“没有外婆和奶奶有什么关系吗?”
安迪点点头。“所有的人都有外婆和奶奶,格哈德和罗伯特,所有的孩子。”
母亲双臂搂着安迪,轻轻地左右摇晃着他,好像他还是一个初生婴儿。
“但是你有父亲、我、约尔格和克里斯特尔,这还不够吗?”
安迪满心不高兴地嘟囔:“格哈德的外婆和他一起去坐旋转木马,去‘魔鬼宫’,和他玩他想玩的东西。过圣诞节时,外婆还给格哈德织了一顶绒线帽。”
“安迪!”母亲不再摇晃他了,说:“在你的箱子里有三顶帽子,对吧?”
的确,安迪有足够多的帽子,可是,在商店里买的帽子同奶奶编织的帽子可不一样。
“如果你真的那么喜欢的话,我可以给你织一顶格哈德那样的帽子。”母亲说。
安迪摇摇头,他根本不想让母亲为他编织帽子。母亲有那么多要干的事:早晨六点半,她就离开家,在一家大洗衣店工作到中午。她必须把沉重的衣物包抬到秤上,再把它抬下来,这是很费力的。可当她回到家后,工作才真正开始。她得做饭,打扫房间,用吸尘器吸尘,熨衣服,和约尔格一起学习,给贝洛梳毛……确实,她真的没有时间特别为已有三顶帽子的安迪编织绒线帽。
母亲说:“下星期六下午,我们去游艺场,父亲、你和我。我们一起坐旋转木马。”
安迪没有回答。他知道父母不愿意去游艺场。母亲一坐木马就头晕,而父亲星期六很喜欢做的事就是待在花园里。父亲不赞成去“魔鬼宫”,他说,去过“魔鬼宫”后会做噩梦。他说得没错儿,上次安迪和约尔格逛了“魔鬼宫”以后,安迪夜里睡不好觉,在梦中简直比在现实中更害怕。可尽管如此,安迪还是想再去一次。
“来!”母亲边站起来边说,“我给你看看外婆的照片。”
他们穿过走廊,走进客厅。母亲从大相册里找出一张照片,把它夹在那个相架中,再摆到钢琴上。“好了!这样你就有你的外婆了。”母亲把安迪抱到钢琴椅上,把钢琴椅旋高,这跟坐旋转木马一样好玩儿。
“你看外婆,她是不是很和蔼可亲呀?”
外婆看上去很幽默。她头戴一顶用羽毛装饰的帽子,帽下露出白色小弯鬈发,胳臂上挎着一个大绣花挎包。她穿的是一件旧式长裙,裙边下露出镶着白色花边的裤子。
母亲问:“你喜欢她吗?这张照片是过狂欢节时照的,这是你外婆在那天的化装舞会中的扮相。外婆觉得这张照片很有趣,常常拿给我们看。”
安迪说:“我也觉得这张照片很有趣。”
母亲说:“我很高兴。”她把照片放回原处,就到厨房做果酱去了。
安迪一个人和外婆的照片待在一起,他仔细地端详着照片:羽饰帽子,白色鬈发,逗乐的笑脸,胳臂上的大挎包,裙子下面帅气的花边裤子。安迪从钢琴椅上爬下来时,他已经确切地知道了外婆的模样。甚至当他闭上眼睛时,还能清晰地记起她的形象。
安迪慢慢地回到花园,向苹果树走去。他爬上了树,坐在树杈间,陷入了沉思。
外婆突然坐在了安迪的身旁。
安迪也不知道这事是怎么发生的。但是,她无疑就是他的外婆——同样的鬈发,同样的绣花大挎包……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

刘纳新的书,刘纳新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