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枝儿山歌夹竹桃:民歌三种》冯梦龙

编辑:千味书屋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19-02-11 13:26:55 阅读: 321次
《挂枝儿山歌夹竹桃:民歌三种》冯梦龙

基本信息

书名:《挂枝儿山歌夹竹桃:民歌三种》
作者冯梦龙
(作者),张文斌(译者)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第1版(2018年5月1日)
页数:288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755961857X,9787559618573
ASIN:B07C5K542Y
版权:后浪出版公司

编辑推荐

作者的影响力
本书编述者冯梦龙是明代著名文学家、戏曲家,大家更熟悉的是他写的“三言”(《喻世明言》《醒世恒言》《警世通言》),除“三言”外,他还有《古今谈概》《情史类略》《太平广记抄》等三十余种小说、戏曲、笔记等著作传世。在中国文学史上,冯梦龙有着较为重要的地位。
明代民歌的特色
明代民歌在当时风靡流行的情况,从时人记载即可看出,所谓“不问南北,不问男女,不问老幼良贱,人人习之,亦人人喜听之”(沈德符《万历野获编》)。明代民歌以抒写男女爱情生活和社会生活状貌为主,大都生动活泼、率直真切。冯梦龙认为民歌为“民间性情之响”、“天地间自然之文”,率直真切——正如其在《叙山歌》里所说:“且今虽季世,而但有假诗文,无假山歌,则以山歌不与诗文争名,故不屑假。苟其不屑假,而吾藉以存真,不亦可乎?抑今人想见上古之陈于太史者如彼,而近代之留于民间者如此,倘亦论世之林云尔。若夫借男女之真情,发名教之伪药,其功于《挂枝儿》等,故录《挂枝词》而次及《山歌》。”
附录三篇综述文章的价值
本书附录里附有明清民歌研究专家关德栋和赵景深二位先生的三篇综述文章,是对“挂枝儿”“山歌”“夹竹桃”三种民歌曲牌的综合性研究,有非常大的学术价值,对读者阅读和理解明代民歌将会有较大的帮助。




作者简介

作者:冯梦龙(1574-1646)

冯梦龙(1574-1646),明代文学家、戏曲家,苏州人。一生著作颇丰,除世人熟知的“三言”外,还有《古今谈概》《情史类略》《太平广记抄》等三十余种小说、戏曲、笔记等著作传世。对民间俗文学尤其是民间民歌的收集整理和创作也是不遗余力。其科举不第、在家著书立说之时,经常出入苏州的茶坊,对下层生活接触较为频繁,这为他收集民间民歌提供了一手资料,他的《挂枝儿》《山歌》民歌集就是在当时收集和整理出来的。


目录

Ο挂枝儿
私部一卷
欢部二卷
想部三卷
别部四卷
隙部五卷
怨部六卷
感部七卷
咏部八卷
谑部九卷
杂部十卷
Ο山歌
叙山歌
卷一私情四句
卷二私情四句
卷三私情四句
卷四私情四句
卷五杂歌四句
卷六咏物四句
卷七私情杂体
卷八私情长歌
卷九杂咏长歌
卷十桐城时兴歌
Ο夹竹桃
Ο附录


经典语录及文摘

本书收明冯梦龙编述《挂枝儿》《山歌》《夹竹桃》民歌三种。
“挂枝儿”是明代万历朝兴起于民间的时调小曲,在晚明甚为风行,所谓“不问南北,不问男女,不问老幼良贱,人人习之,亦人人喜听之”(沈德符《万历野获编》卷25《时尚小令》),可见其风靡程度。冯梦龙编述《挂枝儿》10卷,明刻本残缺,存9卷。另有姚梅伯《今乐府选》收抄本,分上下两卷,亦残缺,然恰能补足冯梦龙的10卷本。冯梦龙编述《挂枝儿》凡10卷,以部分卷,录曲435首。
吴地“山歌”之出现甚早,而又以明代最为兴盛。冯梦龙编述《山歌》凡10卷,以体划分,存曲380首,以抒写男女情爱为主要内容,风格清新明快,感情率真热烈,所谓“但有假诗文,无假山歌”(冯梦龙《叙山歌》),可称的评。
“夹竹桃”曲调基本上是八句,所谓“三句山歌一句诗,中间四句是新词”是也。首二句七言,中间四句是四言,末二句又是七言。四字句瘦瘠,仿佛竹叶,七字句丰腴,好像盛开的桃花,把四句四字句夹在四句七字句当中,就像夹竹桃似的,其曲调名即由此而起。凡录曲123首,包括开端《前叙》一首和《后序》一首。各曲末句用《千家诗》各诗末句。后一曲首字与前一曲末字相同,形成顶针,如第一首末句是“赛过新兴银绞丝”,第二首首句便是“丝丝绿柳映窗前”,以下各篇都是如此,直到最后一首末句“赛过清明三月三”,仍接第一首的第一句“三句山歌一句诗”。
明清民歌以抒写男女爱情生活和社会生活状貌为主,大都生动活泼、率直真切,但也有一些诗作格调不高,需要读者区分阅读。书中曲词里的夹评及曲后评注皆冯梦龙编述时所加,为方便读者阅读,我们用字体、字号作了区分。
本书对研究明清民歌、明清社会风习乃至中国俗文学,均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本书附录录有关德栋和赵景深先生的三篇综述文章,是对“挂枝儿”“山歌”“夹竹桃”的综合性研究,可供读者参阅。

挂 枝 儿

私部一卷


私 窥
是谁人把奴的窗来破。眉儿来,眼儿去,暗送秋波。俺怎肯把你的恩情负,欲要搂抱你,只为人眼多。我看我的乖亲也,乖亲又看着我。
好看真好看。

性 急
兴来时,正遇我乖亲过。心中喜,来得巧,这等着意哥。恨不得搂抱你在怀中坐。叫你怕人听见,扯你又人眼多。看定了冤家也,性急杀了我。

咳 嗽
俏冤家,人面前瞧奴怎地。墙有风,壁有耳,切忌着疏虞。来一会,去一会,教我禁持一会。你的意儿我岂不晓,自心里,自家知。不好和你回言也。只好咳嗽一声答应你。
咳嗽不已,便成痨怯矣。仔细着。

搂 抱
俏冤家,想杀我,今日方来到。喜孜孜,连衣儿搂抱着,你浑身上下都堆俏。搂一搂愁都散,抱一抱闷都消。便不得共枕同床也,我跟前站站儿也是好。爱极怜极。

耐 心
熨斗儿熨不开眉间皱,快剪刀剪不断我的心内愁,绣花针绣不出鸳鸯扣。恨此句。两下都有意,人前难下手。该是我的姻缘,哥,耐着心儿守。哥字衬得有情。
后四句,一云:“两下情都有,人前怎么偷?只索耐着心儿也,终须着我的手。”亦佳,然末句太露。一又云:“香肌为谁减,罗带为谁收?这一丢儿的相思也,何日得罢手?”亦未见胜。
《雪涛阁外集》云:“妻不如妾,妾不如婢,婢不如妓,妓不如偷,偷得着不如偷不着。”描尽世情。此语非深于情者不能道。“耐着心儿守”,妙处正在阿堵。


真不真,假不假,你的心肠不定。长不长,短不短,怎的和你完成。吞不吞,吐不吐,一味含糊答应。人说你志诚,看你不像个志诚人。说一个明白也,情愿耐着心儿等。
果肯耐心等,包你有个明白。只怕说人含糊,己更含糊耳。又曰:“志诚”二字,委实难言。一篇传恨,还地下之枯魂。千遍呼名,走屏间之彩笔。锦文织就,薄幸回颜。绿鬓吟成,才人挥涕。真情所至,金石为开。世无尾生倩女其人,只索大家含糊云尔。

缘 法
有缘法那在容和貌,有缘法那在前后相交,有缘法那在钱和钞。有缘千里会,无缘对面遥。用尽心机也,也要缘法来凑巧。
说尽了。

不凑巧
香消玉减因谁害,废寝忘飧为着谁来。魂劳梦断无聊赖,几番不凑巧,也是我命安排。你看隔岸上的桃花也,教我怎生样去采。
雅甚。亦是《缘法》篇一小注脚。

口 许
眉儿来,眼儿去,非止一次。情儿谐,口儿许,不是一时。千侥幸,万侥幸,偶然和你得同一处。巴不得霎时间便上了手,临上手你缘何又推辞。既然是个不爽利的冤家也,你许我做什么子。
还有不肯统口的。莫要不知好歹。

佳 期
灯儿下,细把娇姿来觑。脸儿红,嘿不语,只把头低,怎当得会温存风流佳婿。金扣含羞解,银灯带笑吹。我与你受尽了无限的风波也,今夜谐鱼水。
到此一杯淡话,却是少不得。

相 会
都说有情人相会时,无边的情况。我两个相会时,只辨得凄凉。哭一哭,说一说,就是东方亮。你忙忙穿衣出门去,我孤孤的摊被儿卧在床。不知甚么日子相逢也,又只够把今夜的凄凉讲。

花 开
约情人,约定在花开时分。预把牡丹台芍药栏整葺完成,等着那花发芽,便是奴交运。将近清明了,一个花蕊头儿也不见生。想去年花此际将开也,今年怎么这等迟得很。
何文缜丞相初登科,在馆阁。饮于宗戚一贵人家,有侍儿惠柔,慕公丰标,密解手帕子为赠,且约牡丹开时再集。何亦甚关抱。既归,赋《虞美人》词,隐其小名以寓结恋之意。词云:“分香帕子柔蓝腻,欲去殷勤惠。重来直待牡丹时,只恐花枝相妒故开迟。  别来看尽闲桃李,日日阑干倚。催花无计问东风,梦作一双蝴蝶绕芳丛。”何固有情人,惠柔一双俊眼,亦讵减红拂儿也。《约情人》一篇,正堪代惠柔答赠。


约情哥,约定在花开时分。他情真,他义重,决不做失信人。手携着水罐儿,日日把花根来滋润。盼得花开了,情哥还不动身。一般样的春光也,难道他那里的花开偏迟得紧。此转尤奇。

调 情
娇滴滴玉人儿,我十分在意,恨不得一碗水吞你在肚里。日日想,日日捱,终须不济。大着胆,上前亲个嘴,谢天谢地,他也不推辞。早知你不推辞也,何待今日方如此。
语云:“色胆大如天。”非也。直是“情胆大如天”耳。天下事尽胆也,胆尽情也。杨香孱女而拒虎,情极于伤亲也;刖跪贱臣而击马,情极于匡君也。由此言之,忠孝之胆,何尝不大如天乎?总而名之曰“情胆”。聊以试世,碌碌之夫,遇事推调,不是胆歉,尽由情寡。呜呼,验矣。


俏冤家扯奴在窗儿外。一口儿咬住奴粉香腮,双手就解香罗带。哥哥等一等,只怕有人来。自饶情致。再一会无人也,裤带儿随你解。


俊亲亲,奴爱你风情俏。动我心,遂我意,才与你相交。谁知你胆大就是活强盗。不管好和歹,进门就搂抱着。撞见个人来也,亲亲,教我怎么好。
亦真。以上二篇,毫无奇思,然婉如口语,却是天地间自然之文,何必胭脂涂牡丹也。


意中人,偶撞见,正在无人处。两条心,热如火,何待踌躇。衣未解,肉未贴,又听得人来至。早是不曾做脚手,险些露出马脚儿。骂一声杀风景的冤家也,你来做什么子。
该骂该骂,就打也不差,杀也不差。

自 矢
眉来眼去情儿厚,有一个惹厌的人挡住在前头,因此上要成就不能勾成就。若还成就了,磕你一万个头。那一个负义忘恩也,就做卓儿底下的狗。
“有如日”,“有如水”,俱指目前立誓。“卓儿底下狗”,甚得古意。


玉人儿,我为你一条心萦系。我也曾猜谜打诨要你心自知,看你不言不语,是甚么样主意。我不比那无情汉,你也不要诈鹘突。若肯放一线儿的通融也,情愿头也割与你。
或云:“论不通融时,割头也是小事;及至通融时,又不割头了。”余笑曰:“割头事固小,比不拔一毛者如何?”

虚 名
担惊怕,费心机,何曾消受。寄音书,传口信,料也不在你心头。庞儿一半因君瘦。本待落花有意随流水,谁知花落无情水自流。落得个虚名也,人都说和你有。
虚名也有受用不起的,谈何容易。又曰:“世人事事爱虚名,独此不爱虚名,何耶?”


蜂针儿尖尖的刺不得绣,萤火儿亮亮的点不得油,蛛丝儿密密的上不得筘。白头翁举不得乡约长,纺织娘叫不得女工头。有甚么丝线儿的相干也,把虚名挂在旁人口。
章法从《熨斗儿》篇来,而才情胜之。白头翁,鸟名。纺织娘,虫名。是的对。
滇人郭舟屋《竹枝词》云:“金马何曾半步行,碧鸡那解五更鸣。侬家夫婿久离别,恰似两山空得名。”亦此意。

问 信
俏冤家,家去了,便无音信。你去后,我何曾放下心。那一日不着人在你家门前问。愁只愁你大娘子狠,怕又怕令堂与令尊。都是实话。担惊受怕的冤家也,怎么来得这等艰难得紧。
滋味正在艰难,不然,家常茶饭,不成话柄矣。

解 恼
想亲亲,念亲亲,亲亲来到。倒靠在奴怀内撒什么娇,为甚的珠泪儿腮边吊。一定是家中淘了气,说来奴听着。休得嘿嘿无言也,且向绣房中去解你的恼。
这一番解恼,回去又是淘气了。

骂杜康
俏娘儿指定了杜康骂。奇,奇。你因何造下酒,醉倒我冤家。进门来一跤儿跌在奴怀下,那管人瞧见,幸遇我丈夫不在家。好色贪杯的冤家也,把性命儿当做耍。
语云:“酒是色媒人。”但有骂杜康者,而无谢杜康者,杜康冤矣。余足一篇云:“杜康哥,我把你做恩人叫。亏杀你造下酒,成就了多少相交。三杯落肚其实妙,春兴亏你发,春愁亏你消。生潵潵要去的冤家也,亏你弄醉留住了。”六公云:“读此词,杜康功浮于罪。”

错 认
隔花阴,远远望见个人来到。穿的衣,行的步,委实苗条。与冤家模样儿生得一般俏。巴不能到跟前,忙使衫袖儿招。粉脸儿通红羞也,姐姐,你把人儿错认了。


月儿高,望不见我的乖亲到。猛望见窗儿外,花枝影乱摇。低声似指我名儿叫。双手推窗看,原来是狂风摆花梢。喜变做羞来也,羞又变做恼。二句描神。


恨风儿,将柳阴在窗前戏,惊哄奴推枕起。忙问是谁,问一声,敢怕是冤家来至。寂寞无人应,忙将问语低。妙,妙。自笑这等样的痴人也,连风声儿骗杀了你。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