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是第一位的》汪曾祺

编辑:千味书屋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18-11-23 12:27:00 阅读: 446次
《生活,是第一位的》汪曾祺

基本信息

书名:《生活,是第一位的》
作者汪曾祺
(作者)
出版社江西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8年11月1日)
页数:320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210107880
ASIN:B07HPYF2GF
版权:果麦文化

编辑推荐

有评论家说汪曾祺的语言,有点特别,拆开来看,每一句都很平淡,放在一起,就有点味道。
也许,可以从这本书里密度很高的“甘苦之言”里找到答案。

◎我初学写小说时喜欢把人物的对话写得很漂亮,有诗意,有哲理,有时甚至很“玄”。沈从文先生对我说:“你这是两个聪明脑壳打架!”他的意思是说这不像真人说的话。托尔斯泰说过:“人是不能用警句交谈的。”(P034,《“揉面”——谈语言》)

◎要把一件事说得有滋有味,得要慢慢地说,不能着急,这样才能体察人情物理,审词定气,从而提神醒脑,引人入胜。急于要告诉人一件什么事,还想告诉人这件事当中包含的道理,面红耳赤,是不会使人留下印象的。(P042,《小说笔谈》)

◎一个作家对生活没有熟悉到可以从心所欲、挥洒自如的程度,就不能取得真正的创作的自由。所谓创作的自由,就是可以自由地想象,自由地虚构。(P045,《道是无情却有情》)

◎风景是人物眼中的风景,大部分时候要用人物的眼睛去看风景,用人物的耳朵去听声音,用人物的感觉去感觉周围的事件。(P062,《小说创作随谈》)

◎我要运用普通朴实的语言把生活写得很美,很健康,富于诗意,这同时也就是我要想达到的效果。(P171,《美学感情的需要和社会效果》)

…………


名人评书

若世界真还公平,他的文章应当说比几个大师都还认真而有深度,有思想也有文才!“大器晚成”,古人早已言之。很可爱还是态度,“宠辱不惊”!
——沈从文

汪曾祺是一文狐,修炼成老精。
——贾平凹

汪先生的好,是如今大多数中国作家身上没有的好。他那种夫子气,文士气,率性而真切,冲淡而平和,有大学而平易,阅人阅世深厚而待人待物随意。
——何立伟

汪曾祺充满暖意的小说使人的精神健康,内心平安。在今天,我觉得汪曾祺的创作对我们这代人仍然有着深远的影响,对更年轻的作家,同样有着强烈的示范意义。
——铁凝

明末小品式的文字,阅读时开窗就能闻见江南的荷香。
——冯唐



作者简介

汪曾祺(1920.03.05-1997.05.16)
江苏高邮人,中国当代作家、戏剧家。
代表作有《受戒》《大淖记事》《人间草木》《岁朝清供》等,被誉为“抒情的人道主义者……”。


目录

自报家门
关于《受戒》
《大淖记事》是怎样写出来的
“揉面”——谈语言
小说笔谈
道是无情却有情
小说技巧常谈
小说创作随谈
谈风格
传神
关于小说的语言(札记)
小小说是什么
小说的散文化
文学语言杂谈
认识到的和没有认识到的自己
小说陈言
小说的思想和语言
美在众人反应中
语文短简
学话常谈
谈读杂书
思想·语言·结构
使这个世界更诗化
我是一个中国人——散步随想
回到现实主义,回到民族传统
美学感情的需要和社会效果
中国文学的语言问题——在耶鲁和哈佛的演讲
传统文化对中国当代文学创作的影响
西窗雨
两栖杂述
读民歌札记
我和民间文学
我是怎样和戏曲结缘的
《汪曾祺短篇小说选》自序
《晚饭花集》自序
《晚翠文谈》自序
《汪曾祺自选集》自序
《蒲桥集》自序
捡石子儿(代序)
《汪曾祺文集》自序
沈从文和他的《边城》
沈从文的寂寞——浅谈他的散文
沈从文先生在西南联大
读《萧萧》
又读《边城》
人之所以为人——读《棋王》笔记


经典语录及文摘

“揉面”——谈语言(节选)

……
我初学写小说时喜欢把人物的对话写得很漂亮,有诗意,有哲理,有时甚至很“玄”。沈从文先生对我说:“你这是两个聪明脑壳打架!”他的意思是说这不像真人说的话。托尔斯泰说过:“人是不能用警句交谈的。”
尼采的“苏鲁支语录”是一个哲人的独白。吉伯维的《先知》讲的是一些箴言。这都不是人物的对话。《朱子语类》是讲道德,谈学问的,倒是谈得很自然、很亲切,没有那么多道学气,像一个活人说的话。我劝青年同志不妨看看这本书,从里面可以学习语言。
《史记》里用口语记述了很多人的对话,很生动。“夥颐,涉之为王沉沉者!”写出了陈涉的乡人乍见皇帝时的惊叹(“夥颐”历来的注家解释不一,我以为这就是一个状声的感叹词,用现在的字写出来就是:“嗬咦!”)。《世说新语》里记录了很多人的对话,寥寥数语,风度宛然。张岱记两个老者去逛一处林园,婆娑其间,一老者说:“真是蓬莱仙境了也!”另一个老者说:“个边哪有这样!”生动之至,而且一听就是绍兴话。《聊斋志异·翩翩》写两个少妇对话:“一日,有少妇笑入,曰:‘翩翩小鬼头快活死!薛姑子好梦几时做得?’女迎笑曰:‘花城娘子,贵趾久弗涉,今日西南风紧,吹送来也——小哥子抱得未?’曰:‘又一小婢子。’女笑曰:‘花娘子瓦窑哉!——那弗将来?’曰:‘方呜之,睡却矣。’”这对话是用文言文写的,但是神态跃然纸上。
写对话就应该这样,普普通通,家长里短,有一点人物性格、神态,不能有多少深文大义。——写戏稍稍不同,戏剧的对话有时可以“提高”一点,可以讲一点“字儿话”,大篇大论,讲一点哲理,甚至可以说格言。
可是现在不少青年同志写小说时,也像我初学写作时一样,喜欢让人物讲一些他不可能讲的话,而且用了很多辞藻。有的小说写农民,讲的却是城里的大学生讲的话,——大学生也未必那样讲话。
不单是对话,就是叙述、描写的语言,也要和所写的人物“靠”。
我最近看了一个青年作家写的小说,小说用的是第一人称,小说中的“我”是一个才入小学的孩子,写的是“我”的一个同桌的女同学,这未尝不可。但是这个“我”对他的小同学的印象却是:“她长得很纤秀。”这是不可能的。小学生的语言里不可能有这个词。
有的小说,是写农村的。对话是农民的语言,叙述却是知识分子的语言,叙述和对话脱节。
小说里所描写的景物,不但要是作者眼中所见,而且要是所写的人物的眼中所见。对景物的感受,得是人物的感受。不能离开人物,单写作者自己的感受。作者得设身处地,和人物感同身受。小说的颜色、声音、形象、气氛,得和所写的人物水乳交融,浑然一体。就是说,小说的每一个字,都渗透了人物。写景,就是写人。
契诃夫曾听一个农民描写海,说:“海是大的。”这很美。一个农民眼中的海也就是这样。如果在写农民的小说中,有海,说海是如何苍茫、浩瀚、蔚蓝……统统都不对。我曾经坐火车经过张家口坝上草原,有几里地,开满了手掌大的蓝色的马兰花,我觉得真是到了一个童话的世界。我后来写一个孩子坐牛车通过这片地,本是顺理成章,可以写成:他觉得到了一个童话的世界。但是我不能这样写,因为这个孩子是个农村的孩子,他没有念过书,在他的语言里没有“童话”这样的概念。我只能写:他好像在一个梦里。我写一个从山里来的放羊的孩子看一个农业科学研究所的温室,温室里冬天也结黄瓜,结西红柿:西红柿那样红,黄瓜那样绿,好像上了颜色一样。我只能这样写。“好像上了颜色一样”,这就是这个放羊娃的感受。如果稍为写得华丽一点,就不真实。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