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他心里》黑果

编辑:千味书屋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18-10-01 11:26:24 阅读: 1714次
《住在他心里》黑果

基本信息

书名:《住在他心里》
外文书名:LiveinHisHeart
作者黑果
(作者)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6年1月1日)
页数:473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39973173
ASIN:B019F2KYWW
版权:北京阅读纪

编辑推荐

这是一个如果世界末日了要比总统还要先保护起来的殿堂级男神科学家与甩了他两次的前女友久别重逢破镜重圆的深情感动之作。精心修订,全新版本,新增番外,经典纪念卡片超值赠送。
钟离锦从来都是嚣张肆意如同骄阳般灿烂阳光的女人,肆意妄为地闯进他的人生,未经许可,将他从孤独中带出。
如果没有这个女人,他将是一台冷酷无情的科学机器,不知何为温暖,不知何为爱情。
新增番外。


名人评书

黑果的“酷萌”三部曲,每一部都是心头挚爱,从《且娇且傲且深爱》到《你好,我的傲慢绅士》,再到这本《住在他心里》,男女主都有着与普通小说不同的极为强烈的个人特色。男主总是男神得那么让人爱,萌得我一脸血,而女主更是没有所谓的圣母和软弱,强大到不输给任何一个优秀神级男人。——读者小白美女

我已被这样的深情打动,无需言语。——读者逝然

延续了黑果一如既往让人心动的风格,题材新颖、脑洞开得常常让我惊叹,文风极有个人味道、男女主之间旁人无缝可插的深情与讨人喜欢的个性,都是这样浓烈得让人忍不住热泪盈眶,这是一种突破,让我爱你更多了。——读者青衣

每个女孩都想要拥有一个Z博士,每个女孩都想成为钟离锦。——读者梦妖姬


媒体书评

黑果的“酷萌”三部曲,每一部都是心头挚爱,从《且娇且傲且深爱》到《你好,我的傲慢绅士》,再到这本《住在他心里》,男女主都有着与普通小说不同的极为强烈的个人特色。男主总是男神得那么让人爱,萌得我一脸血,而女主更是没有所谓的圣母和软弱,强大到不输给任何一个优秀神级男人。
——读者小白美女
我已被这样的深情打动,无需言语。
——读者逝然
延续了黑果一如既往让人心动的风格,题材新颖、脑洞开得常常让我惊叹,文风极有个人味道、男女主之间旁人无缝可插的深情与讨人喜欢的个性,都是这样浓烈得让人忍不住热泪盈眶,这是一种突破,让我爱你更多了。
——读者青衣
每个女孩都想要拥有一个Z博士,每个女孩都想成为钟离锦。
——读者梦妖姬


作者简介

黑果,喜欢创造与众不同的新鲜世界和感情,独特的风格让大批死忠读者追随,笔下的人物总是充满了魅力,如同日漫里那些个性鲜明有着美好轮廓的少年少女。代表作“酷萌”三部曲:《且娇且傲且深爱》《住在他心里》《你好,我的傲慢绅士》。




目录

《住在他心里·上》目录:
第一章当我们再见
第二章我和你遗失的时光
第三章若你不曾离开
第四章假如我不爱你
第五章我们在一起
第六章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第七章我知道我爱你
第八章冰冷的刺
第九章双子与孤星
第十章我们不分离
番外一让我们从这里开始
番外二角色扮演
番外三如果有如果
番外四我喜欢你好久了
番外五青涩年华
……
《住在他心里·下》


经典语录及文摘

钟离锦目光紧紧看着那群就要上车的人中的商寒之,脚步飞快呼吸微微急促地跑过去,世界寂静无声,她只能听到自己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和如雷捣鼓的心跳声。

 那群黑衣人中有人发现了朝他们奔来的钟离锦,很快那群科研人员也一个个扭头看了过来。

 然而钟离锦的速度太快,就像一阵风,突然袭来,在所有人反应不及中,她已经穿过几个人,冲到商寒之面前,一把抓住了他温热的手,仰着头紧紧地看着他,呼吸急促。

 钟离锦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怔怔地看着他,脑袋一片空白,有一团过于激烈的情感就像出闸的猛兽,从心底深处爆出,冲撞得她一时无法负荷,以致于她觉得自己快要呼吸不过来,脑袋突然缺氧晕眩,有些看不清眼前的人。

 所有人都被这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反应过来连忙上前要拉开她,只是还未等他们出手,边上一个黑西装男子已经手疾眼快一个手刀砍了下去,钟离锦即刻晕了过去,只有那只抓着他的手的手,还紧紧的丝毫不放松地抓着他。

 “博士?”其他人面面相觑。

 商寒之一身白袍,镜片反射着白光,他唇瓣紧抿,瞧着冷酷无情,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毫不在意的模样,谁也看不到他被镜片遮掩下,那双骤然缩小放大的瞳孔,以及瞬间僵硬的背脊。

 “这不是COT的工作人员,应该是今天来面试的。”

 “负责面试的人怎么办事的?谁准这些人乱跑?”

 “……”

 褚甄婷大步地跑了过来,满脑门的汗,紧张万分地看着这一个个大名鼎鼎的人物,快速瞥了一眼商寒之便飞速低下头不敢多看,“对不起对不起,博士,离锦她不是故意的,她崇拜您好久了,突然看到您一时控制不住,不是故意耽误您办事的,我这就带她走!这就带她走!”

 褚甄婷弯腰想把钟离锦从那个男子手中接走,却不料才把人扶起来,下一秒一只修长苍白的手伸来,抓住钟离锦一条胳膊,她错愕地抬头,看着商寒之。

 商寒之面无表情神色冷漠地看着她,“你是谁?”

 “啊?啊!我我我我叫褚甄婷,离锦是我朋友,所以……”

 “把她带下去,关起来。”商寒之忽然道,褚甄婷还没来得及反应,立刻就被一个西装男给控制住双手,拖走。

 “干什么?!为什么要抓我?!我是来面试的没有心怀不轨啊!博士!”

 任由褚甄婷怎么叫喊,商寒之和他身后的科研人员都无动于衷,这世界上想要Z博士的命的人太多了,他们必须排除任何一点隐患,那这个……

 所有人看向商寒之以及他脚边的钟离锦。

 商寒之垂眸看着她,睫毛笼下的剪影遮挡住他的眸光,其他人只听到他清冷而机械的声音响起:“把她也带下去……关起来。”

 不起眼的小插曲过后,一群人继续上车,跟商寒之坐一辆车的周言默伸手想要从商寒之腿上抽一张资料的时候,不小心触碰到他的手,立刻触了电般地缩回,诧异地看向商寒之。

 却见他一如既往,长腿交叠,腰杆挺直,沉默清贵,垂着眸看着资料,周身毫无情感的清冷,好似与平常无异。

 ……怎的手冷成这样?跟冰块似的。

 ……

 夕阳西下,夜色降临。

 COT研究所各栋楼房灯光亮起,像一个个藏在山里的宝藏,在幽暗静谧之中,悄然散发着光亮。

 钟离锦幽幽转醒,后颈一阵酸痛。

 轮廓优美的桃花眼映入一枚散发着虚弱光芒的小灯泡,她缓缓回神,从床上坐起身,发现自己……好像在一个牢房里。

 简单的一张小床,一张被子,三面白花花的墙,前面是一面铁围栏,抬眼就能看到走廊——

 嚯!

 钟离锦吓了一跳,走廊上有个人。

 这里唯一的光源就是天花板上那个苟延残喘好像随时会熄灭死掉的电灯泡,灯光很是晦暗,看得人眼睛有些累。那人安安静静地倚靠在墙上,一身白色长袍,周身又是仿佛没有人气的清冷,乍一看,不像活人。

 商寒之双手插在兜里,面无表情神色清凉地看着她。

 钟离锦认出了他,三两下从床上下来,有些忐忑,声音带着一些小心翼翼,“……Z博士?”

 她刚从昏迷中醒来,一头乌黑浓密的发有些凌乱的披散在纤细的身躯上,那张面孔在乌发中更显得惊人的美丽,然而此时这张脸上,没有了那种嚣张张扬,没有了那种咄咄逼人。她不自觉地揪着身前的衣服布料,像个迷路的孩子满心惊惶,看着他的眼神,隐约有着几分期许。

 商寒之瞳孔微动,就像一颗石子落进平静无波的湖面之中,缓缓荡起几圈波纹。他缓缓站直了身体,盯着她:“你又在搞什么把戏?”

 他是认识她的!钟离锦有些小激动,“我没有在搞什么把戏……”

 “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商寒之冷漠的隐约有着些许逼人的话语让钟离锦有种一盆冷水从头浇灌下来的感觉,她捏紧了双手,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我是来找你的。”

 “什么事?”

 “我……”她看着他镜片后古井般幽黑冰冷的眸,只觉得心脏像堵了块什么,让她不由得感到有些冷,嗓子有些干涩沙哑,捏紧了衣摆,“我……我好像失忆了。”

 商寒之眼眸微微一眯,“我说过,别在对我耍任何把戏。”

 “我没有……”

 “失忆了为什么来找我?”

 “我记得你……”

 “失忆了为什么还记得我?”

 “我不知道……”

 “我和你之间有存在那么深的羁绊导致你忘记所有人唯独记得我?”清冷无波的声音咄咄逼人。

 “我不知道……”

 “我是不是说过,如果你敢出现在我面前,我会对你做什么?”

 “我不知道……”

 “钟离锦。”

 本来有些压制下去的不安感因为商寒之的态度再次冒了出来,并且越发的严重,声音在一瞬间不受控制的有些哽咽,眼眶微红,“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对不起对不起……”

 睁眼醒来忘记所有事情,包括自己的感觉是什么样的?是令人恐慌不安的,像在做一场荒谬的光怪陆离的恶梦,她下意识地寻找哪怕能有一丝一毫给她安全感的人,而现在这个人并没有给她任何友好。

 商寒之手指骤然僵硬地抽搐了下,眸中闪过一丝诧异,然后打量了她全身,紧紧地盯着她的脸,“钟离锦。”

 “……嗯。”她冷得全身都在抖,应声带着哭腔,像满是委屈的孩子。

 商寒之骤然转身离开。

 钟离锦站在原地,一只手抱住另一只手臂,有些不知所措。

 ……

 褚甄婷不安地坐在椅子上,如坐针毡地不停挪屁股,前面是径自做着自己事的周言默。

 要是平时,褚甄婷早就控制不住激动地问东问西说这道那了,要知道商寒之带领的团队里,没有哪一个不是在界内名声赫赫有所建树年轻有为的科学家,可是现在的情况是,她莫名其妙被关了几个小时,然后被带到这个办公室里来,而且下达命令的人是她最最最崇拜的科学家Z博士,还有她今天新认识的好朋友(她自认为的)不知道怎么样了,闹心啊!哪还有工夫扯淡!

 褚甄婷没说话,可大抵是天生要制造出声音的人,挪来挪去的屁股把椅子弄得吱呀吱呀响。周言默深吸了一口气,停下手上的笔,轻轻敲了敲桌面,看着褚甄婷,“屁股痒吗?”

 褚甄婷尴尬地坐好。

 周言默盯着她,想到了什么,问:“你那个朋友是什么人?”

 “她叫钟离锦。”

 “然后呢?”在褚甄婷和钟离锦被商寒之下令关起来后,信息部成员即刻就针对她们进行了调查,结果褚甄婷显示“家世清白”,可那位叫钟离锦的……竟然一星半点信息都没查到,这可不得不让人重视了。要知道他们可是COT。

 然后……然后褚甄婷哪里知道?褚甄婷挠了挠脸颊,“不知道。”

 周言默还想问,办公室门被打开,商寒之走了进来,褚甄婷立刻跟小兵见了将军似的弹跳起身,直挺挺站着,“博、博士!”

 “你叫钟离锦什么?”

 褚甄婷一愣,呆呆回答:“离、离锦。”

 “你叫她‘离锦’?”

 褚甄婷点头。

 “她没有纠正过?”

 “为什么要纠正?我、我叫错了吗?”

 当然叫错了,那个女人叫钟离锦,姓氏钟离,名锦。

 这个名字对她有多重要他很清楚,曾经就算是一个明日她就会将他忘在后脑勺的陌生人叫错了她也要纠正,永远不厌其烦地纠正。而现在,她竟然任由褚甄婷喊她离锦,难道……可是,怎么可能?

 “老大,你认识她?”周言默探究地看着商寒之,虽然说今天商寒之依旧像一台精准的机器一样不犯丝毫错误的完成了每一项工作,看起来也和平日里没有不一样,可是他就是隐约感觉到,好像有一点不对劲。

 商寒之没有理会周言默,沉默地站在原地一会儿,淡淡地道:“把这位小姐送回去。”

 褚甄婷着急出声:“博士,我是来面试的啊,我医学科研部的笔试有过及格线的……”如果不是她被莫名其妙关起来,她也不会错过面试啊!

 商寒之转身出去,“言默处理。”

 褚甄婷立即看向周言默。

 周言默揉着眉心,认命。

 ……

 COT研究所里有一个很坚固的地牢,用于关押那些闯进COT想要盗取机密或者暗杀Z博士或其他科学家的雇佣兵和杀手,这个地牢每年都会有不少入住者,然后很快会被料理掉,通常情况下,都是被商寒之拿来进行某些活体实验,可能被折磨到不成人形还死不掉,可能被活生生地看着自己被开膛破肚却依旧死不了。

 按照商寒之的说法,反正这种人为了钱财手上早已沾满血腥,死了也没人在意,更没有哪个政府会为他们撑腰,现在他给他们机会成为一个伟大的人,为全人类捐躯,为人类造福。

 许是因为商寒之的血腥手段,越来越多杀手和雇佣兵不敢接有关于COT的生意,他们都觉得商寒之是个变态,毫无人类情感的变态,落在他手上,死比活着都困难。

 今年到目前为止,地牢一直空着,直到今天,钟离锦被关进去。

 阶梯又窄又长,潮湿阴冷,皮鞋踩在水泥石板上,发出清脆缓慢的脚步声。商寒之走下阶梯,却在快要走到那个牢房前时脚步慢了下来,很快他察觉到自己的行为,立刻又放开脚步,然后他很快看到,那个牢房里的情景。

 钟离锦抱着膝盖蹲坐在角落里,脸深深埋在膝盖里,乌黑微卷的长发几乎将她整个身躯笼罩起来,越发显得她纤细脆弱,像轻轻一按就会碎掉的玻璃。

 商寒之面无表情,手指却僵硬地微微收了收。除了当年钟离锦的父母出事那段时间外,他从未见过这样的钟离锦,她总是仗着自己的美貌、惊人的才华和天赋,张扬嚣张,肆意妄为,从来只有她欺负别人的时候,没有别人能欺侮得了她一分一毫。

 他从未想过,时隔八年,再次见面,她会是这般模样。

 像一个刚降生在这个世上的婴孩,带着一片空白和脆弱,毫无预警地出现在他面前。

 钟离锦听到声音,缓慢地抬起头看着他,凌乱的发间,那张脸上美丽的桃花眼眼角泛红,乌黑的眸子仿佛蒙着一层薄薄水帘。

 如果钟离锦没有失忆,她怎么会是这个模样?商寒之心想,可是她一向会做戏,他怎么能轻易相信她?也许这又是她的一次计谋?不,不,她失忆是真是假,与他何干?

 “你醒来的时候身处何地?脑袋身体哪里不舒服?”他问,声音清冷,机械般情绪毫无起伏。然而他心里想,不,他不该问这个。

 钟离锦抱着膝盖,闻言眸子动了动,有什么东西在深处悄然亮起,乖乖回答:“在机场女厕里,醒来发现自己没有了以前的记忆。没有觉得任何不舒服。”

 “身上没有任何东西?”

 “我的包。但是没有手机和任何身份证明。”

 “包呢?”

 “……在那辆大巴上。”

 商寒之即刻低头发了一条信息出去,地牢又静了下来。

 “为什么会记得我?”沉默两秒后,他突然问。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