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蛙》莫言作品长篇小说

编辑:90wx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18-01-07 13:38:03 阅读: 977次
《蛙》莫言作品长篇小说

基本信息

书名:《蛙》
外文书名:Frog
作者莫言
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7年1月1日)
页数:343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7533946661
ASIN:B01N7MHPYT
版权:浙江文艺

编辑推荐

莫言所著《蛙》由剧作家蝌蚪写给日本作家杉谷义人的四封长信和一部话剧构成,以新中国近60年波澜起伏的农村生育史为背景,通过讲述从事妇产科工作50多年的乡村女医生姑姑的人生经历,讲述了姑姑--一个乡村妇产科医生的人生经历,在用生动感人的细节展示乡土中国六十年波澜起伏的生育史的同时,毫不留情地剖析了当代知识分子卑微的灵魂。

名人评书

莫言所著《蛙》以多端视角呈现历史和现实的复杂苍茫,表达了对生命伦理的思考。叙述和戏剧多文本的结构方式建构宽阔的对话空间,从容自由、机智幽默,体现作者强大的叙事能力和执著的创新精神。小说也是作者自己对人生几十年的回顾,在很多冠冕堂皇的借口之下掩藏着很多个人的私念和私心。

媒体书评

在形象描述国家为了控制人口剧烈增长、实施计划生育国策所走过的艰巨而复杂的历史过程的同时,成功塑造了一个生动鲜明、感人至深的农村妇科医生形象。

作者简介

莫言,原名管谟业,山东高密人,1955年2月生。著有《红高粱家族》、《酒国》、《丰乳肥臀》、《檀香刑》、《生死疲劳》、《蛙》等长篇小说十一部,《透明的红萝卜》、《司令的女人》等中短篇小说一百余部,并著有剧作、散文多部;其中许多作品已被翻译成英、法、德、意、日、西、俄、韩、荷兰、瑞典、挪威、波兰、阿拉伯、越南等多种语言,在国内外文坛上具有广泛影响。莫言和他的作品获得过“联合文学奖”(中国台湾),“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杰出成就奖”,法国“Laure Bataillin(儒尔·巴泰庸)外国文学奖”,“法兰西文化艺术骑士勋章”,意大利“NONINO(诺尼诺)国际文学奖”,日本“福冈亚洲文化大奖”,中国香港浸会大学“世界华文长篇小说奖·红楼梦奖”,美国“纽曼华语文学奖”以及中国最高文学奖“茅盾文学奖”。

目录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四部
第五部
听取蛙声一片——代后记



经典语录及文摘

1953年,村民们对新法接生还很抗拒,原因是那些“老娘婆”背后造谣。她们说新法接生出来的孩子会得风症。“老娘婆”为什么造谣?因为一旦新法接生推广开,就断了她们的财路。她们接生一个孩子,可以在产妇家饱餐一顿并能得到两条毛巾、十个鸡蛋的酬劳。提起这些“老娘婆”,姑姑就恨得咬牙切齿。姑姑说不知道有多少婴儿、产妇死在这些老妖婆的手里。姑姑的描绘给我们留下恐怖的印象。那些“老娘婆”似乎都留着长长的指甲,眼睛里闪烁着鬼火般的绿光,嘴巴里喷着臭气。姑姑说她们用擀面杖挤压产妇的肚子。她们还用破布堵住产妇的嘴巴,仿佛孩子会从嘴巴里钻出来一样。姑姑说她们一点解剖学知识都没有,根本不了解妇女的生理结构。姑姑说碰上难产她们就会把手伸进产道死拉硬拽,她们甚至把胎儿和子宫一起从产道里拖出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如果让我选择一批最可恨的人拉出去枪毙,我都会毫不犹豫地说:“老娘婆”。后来,我慢慢地明白了姑姑的偏激。那种野蛮的、愚昧的“老娘婆”肯定是存在的,但有经验的、靠自身经验体悟到了女性身体秘密的“老娘婆”也是肯定存在的。其实我奶奶就是一个“老娘婆”。我奶奶是一个主张无为而治的“老娘婆”,她认为瓜熟自落,她认为一个好的“老娘婆”就是多给产妇鼓励,等孩子生下来,用剪刀剪断脐带,敷上生石灰,包扎起来即可。但我奶奶是一个不受欢迎的“老娘婆”,人们都说她懒。人们似乎更喜欢那种手忙脚乱、里外乱窜、大喊大叫、与产妇一样汗流浃背的“老娘婆”。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

[非常值得看]小说通过书信体的方式叙事,非常自然流畅。故事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主人公在中国生育政策变化过程中的经历、情感变化,使人深深陷入思考,中国问题的复杂和中国的复兴,不是西方人所能理解的。反应了在特殊时代特殊背景下采取的一些特殊措施,虽然我出生在90年代后,但是这种计划生育的事情也是赶上了,父母为了避免计划生育也会很是奔波,很真真切切

[蛙与娃]虽然已经读过许多关于文革时期的书籍,但这一本以计生的角度去描绘那个时代的历程,让人觉得新意的同时,也为那个时代,那个高密乡县的人们所经历的一切唏嘘不已,被时代潮流挟裹吞噬的人啊!!计划生育政策背后历史的悲痛,扭曲,愚昧与虚无啊

[经典]经典依然是经典,语言朴素精炼,好的作品,都应该多看

[小说值得看看]小说语言很朴实,写出了中国实行计划生育时期遇到的种种困难,以一个医生的故事反应一个时代的问题

[很好看的书]这本小说很好看,也许是好久没静下心来读书了,带着对获奖文学作品的期待开始阅读。语言朴实具有北方特色,做为移民广东的东北人,也就是山东人移民后代,我很容易接受并喜欢莫言的语言特点,仿佛是听人在聊家常。 每天读一段,几天就可以读完,这阅读中的快乐和感触会因人而异吧。作者说这本书是献给经历过计划生育和在那个年代出生的读者,刚好适合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