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是生命的繁华》余华

编辑:90wx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17-12-31 14:01:38 阅读: 2036次
《孤独是生命的繁华》余华

基本信息

书名:《孤独是生命的繁华》
作者余华
严歌苓(作者),‎余光中(作者)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第1版(2017年10月1日)
页数:269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32
ISBN:9787559608758
ASIN:B075RC468K
版权:北京磨铁

编辑推荐

余华、严歌苓、余光中等著的《孤独是生命的繁华》是一本收录当代知名作家的散文集。作家们在书中谈论亲情、友谊、久别的故乡、逝去的时光,让读者品光阴淡然,欣如诗美眷。在他们的文字里,无不彰显对生命的思考和体会,让读者能够体会到孤独以及所畏惧的,都将被时光锻造成钢。



作者简介

严歌苓,著名旅美作家、好莱坞专业编剧。1986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90年入美国芝加哥哥伦比亚艺术学院,攻读写作硕士学位。严歌苓二十岁时开始发表作品,先后创作了《少女小渔》《天浴》《扶桑》《人寰》《白蛇》《一个女人的史诗》《第九个寡妇》《小姨多鹤》《赴宴者》《霜降》等一系列优秀的文学作品。她的作品充满鲜活的生命力,具有强烈的故事性、画面性,其生动流畅的语言,细腻准确的描写,引起了海内外读者的广泛关注,深受各界好评。余光中,诗人,散文家,文学家。祖籍福建永春,现任台湾中山大学文学院院长。

一生从事诗歌、散文、评论、翻译,自称为写作的“四度空间”。文学影响力既深且远,遍及华人世界。

著有诗集《白玉苦瓜》《藕神》《太阳点名》等;散文集《逍遥游》《左手的缪斯》《听听那冷雨》《青铜一梦》等;评论集《蓝墨水的下游》《举杯向天笑》等;翻译《理想丈夫》《不要紧的女人》《老人和大海》等;主编《中国现代文学大系》《秋之颂》等,合计七十种以上。余华,1960年出生,1983年开始写作。主要作品有《活着》《许三观卖血记》《在细雨中呼喊》《兄弟》《第七天》等。其作品已被翻译成20多种语言,在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荷兰、瑞典、挪威、希腊、俄罗斯、保加利亚、匈牙利、捷克、塞尔维亚、斯洛伐克、波兰、巴西、以色列、日本、韩国、越南、泰国和印度等国出版。曾获意大利格林扎纳·卡佛文学奖(1998年)、法国文学和艺术骑士勋章(2004年)、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2005年)、法国国际信使外国小说奖(2008年)等。

目录

第一章 生命回顾与记忆突袭
生命的彩霞
生命回顾与记忆突袭
被贬谪到天堂的诗人
八十年代的上海婚礼
失帽记
我的中学老师们
用地毯来记忆
窗外的风景
十三中
花开花落缘生缘灭
一个令人难以相信的消息
昔阳感觉
我家的彩虹
逐风飞去的益友
以浪漫的自豪走过历史桥梁
第二章 一个人在途中
时差
一个人在途中
第一次去青岛
美好的时光:伊朗印象
又到杭州
我们仨,在迪拜

健忘·迷路·巴黎人
香港第二美景
第三章 以这样的方式记忆一生
给我们的心加点热度
远去的邮车
一生的零用
我的喝酒
厨房里的看客
模糊地带
伤心的五月
寻找“清音”
我是中国人
好日子
我的棉袄
我记住了唐六妹
第四章 生命是触摸不到的时间
帘外秋雨正潺潺
如何与时间斗争到底
二寸之间
罗兰观感
春来半岛
娜拉回家后怎样?
花开堪折直须折
花缘
第五章 一生的好时光
知识分子的分手方法
一个美国外交官与大陆女子的婚姻
纽扣的寿命比婚姻还长
莫须“不再让人追求”
没有名字的女人
小范
爱情

经典语录及文摘

春来半岛
余光中/文
绛纱弟子音尘绝,
鸾镜佳人旧会稀。
今日致身歌舞地,
木棉花暖鹧鸪飞。
一千多年前李商隐所写的这首《李卫公》凄丽不堪回首,令人不禁想起更古的一首七绝,杜甫的《江南逢李龟年》。不过《李卫公》的景物是写广州,也可泛指岭南,比江南又更远一点,而如果不管前一句,单看最后一句,则“木棉花暖鹧鸪飞”真是春和景明,绮艳极了,尤其是一个“暖”字,真正是木棉花开的感觉。
木棉是亚热带和热带常见的花树,从岭南一直燃烧到马来和印度。最巧的是,今年它同时当选为高雄和广州的市花,真可谓红遍两岸。据说偌大一座五羊城,投给英雄木的选票只得八千多张,比在高雄少了一半的票数。海关虽严,春天却是什么边界也挡不住的。南海波暖,一到四月,几场回春的谷雨过后,木棉的野烧一路烧来这岭南之南的一角半岛。每次驶车进城,回旋高低的大埔路旁,那一炬又一炬壮烈的火把,烧得人颊暖眼热,不由也染上一番英雄气概。木棉是高大的落叶乔木,树干直立五十多尺,枝柯的姿态朗爽,花葩的颜色鲜丽,而且先绽花后发叶,亮橙色的满树繁花,不杂片叶,有一种剖心相示的烈士血性,真令四周的风景都感到动起来。一路检阅春天的这一队前卫,壮观极了。
然后是布谷声里,各色的杜鹃都破土而绽,粉白的,浅绛的,深红的,中文大学的草坡上,一片迷霞错锦,看得人心都乱了。可以想见,在海蓝的对岸,春天也登陆了吧,我当多年讲师的那几座校园里,此花更是当令,霞肆锦骄的杜鹃花城里,只缺了一个迟迟的归人。
和木棉形成对照的,是娇柔媚人的洋紫荆,俗称香港兰树,1965年后成为香港的市花,不过此花从初冬一直到初夏,不能算春天嫡系的花族。沙田一带,尤其是中大的校区,春来最引人注目,停步,徘徊怜惜而不忍匆匆路过的一种花树,因为相似而常被误为洋紫荆的,是名字奇异的“宫粉羊蹄甲”,英文俗称驼蹄树。此树花开五瓣,嫩蕊纤长,葩作淡玫红色,瓣上可见火赤的纹路。美中不足,是陪衬的荷色绿叶岔分双瓣,不够精致,好在花季盛时,不见片叶,只见满树的灿锦烂绣,把四月的景色对准焦点,十足的一派唯美主义。正对我研究室窗下,便有一行宫粉羊蹄甲,花事焕发长达一月,而雨中清鲜,雾中飘逸,日下则暖熟蒸腾,不可逼视,整个四月都令我蠢蠢不安。美,总是令人分心的。还有一种宫粉羊蹄甲开的是秀逸皎白的花,其白,艳不可近,纯不可读;崇基学院的坡堤上颇有几株,每次雨中路过,我总是看到绝望才离开。 雾雨交替的季节,路旁还有一种矮矮的花树,名字很怪,叫裂斗锥栗,发花的姿态也很别致。其叶肥大而翠绿,其花却在枝梢丛丛迸发,辐射成一瓣瓣乳酪色的六时长针,远远看去,像一群白刺猬在集会,令人吃惊,而开花开得如此怒发奋髭,又令人失笑。
P215-217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